炫书网 > 其他小说 > 娇妻出墙 > 第117章 偷看亲热招大祸
    我看到他们的时候,卫梓青已经被失了心窍的程弘文迫到了墙角处。我看出他的反抗有些徒劳,因为,自高自傲的程弘文居然放下身段一路吻向了他双腿间的硬疙瘩。

    我很想立马离开这个尴尬之地,可是,当卫梓青那双迷茫的眼睛一下子对上我那双发懵的眼神时,不仅我的脚定在了地板上,他也神经质地一把掀翻了正在他身下忙活的程弘文。

    一切都在一瞬间,程弘文被卫梓青掀了个四脚朝天,而卫梓青那见了光的本能在短暂的雄起中刹那间偃旗息鼓。

    我知道撞破程弘文和卫梓青的好事后,我们的冤结就会越结越深,所以,我很想趁程弘文看见我时逃离这个尴尬之地。

    晚了,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什么都晚了。因为,过于敏感的程弘文已经从卫梓青慌乱的眼神中看到了我的存在。

    闯祸了,这回可是闯了大祸!当程弘文像个泼妇般冲到我面前,并恶狠狠地扬起胳膊时,我只觉得脸颊一热,眼前一黑,整个人栽到了楼梯下。

    好疼啊,我惶惶地睁开眼睛,就见程弘文双手掐腰地站在二楼,翻着那张刚刚讨好过男人的嘴,歇斯底里地破口大骂。“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我妈说你少根筋,闹半天你是拿着装憨胡弄人啊!老天爷真没配错,也只有我哥那个傻瓜才能被你这个死不要脸的扫把星勾了魂……”

    “程弘文,说够了没有!”

    程弘文还想跺着脚板继续恶心我,一个浑厚而冷漠的男中音冷不丁封上了那只让人恶心的大嘴巴。

    “你……梓青,你进房吧,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就是欠收拾……”

    程弘文有一米七的个头,卫梓青只有一米七八。在我面前,卫梓青算得上个高大男人,在穿着高跟鞋的程弘文面前,他们的身高没什么大出入。

    但是,在气势上,瞬间软下来的程弘文几乎不敢去看卫梓青那张正气凛然的脸。

    脸火辣辣地疼,胸肋处也如针扎般难受。我狼狈地俯卧在地板上,下意识地仰望着站在高处的两个人,心,有种被撕裂的感受。

    “装孬!”程弘文恨恨地瞟了我一眼。

    我不是装孬,更不愿意以这种样子示人,此时的我是真的爬不起来。

    “程弘文,你也太过份了!”卫梓青冷冷地瞟了程弘文一眼,掉头就往楼下走。

    我已经疼到了说不出话的地步,也不敢对卫梓青抱有什么希望,只好忍着疼痛往楼梯旁挪了挪身子。我没忘了书房里还有个程杰,我得给他们让出道,让他们尽快离开这个家。

    “卫梓青,你不能走……”程弘文猛地反过神来,几乎带着哭腔挽留卫梓青。

    卫梓青依然不睬程弘文,虽然我不敢看这张依旧让我迷茫的脸,但是,我听得出他下楼的脚步很坚定。

    在卫梓青面前,我已经尊严扫地。如果他能痛痛快快地出了这个房门,或许我的灾难还能少些,偏偏……

    “你还好吗?”

    天哪!他居然不走了,居然还俯下了身子!我惶惶地抬起头,委屈的泪潸然而下。

    他——依然是把我从歹徒手中救下的卫梓青;依然是把我的双脚暖在怀里的卫梓青;再看他的隐忍和那张紧紧抿着的唇,我悲感地意识到,他还是那个宁肯心身饱受煎熬,也不会只顾自己的感受纵情发泄的真情汉子。

    “真不要脸,除了会在男人面前装可怜,你还会做什么?”程弘文三步两步来到卫梓青面前,看着我那张泪流满面的脸又不解气地道:“赶起来,别在这里给我丢人现眼。”

    我真的很难站起来,胸肋处的痛已经折磨的我冷汗淋漓。此刻,我已不敢奢望卫梓青的怜悯,更不在乎他怎么看我,只好忍着疼痛,再一次往边上挪了挪身子,为他们大开了出去的路。

    “你有病啊?要么就痛痛快快地站起来,要么就马上滚出去,别在我面前耍花枪!”

    程弘文的话越来越硬,如果卫梓青不在身边,我想,她那只穿着高跟鞋的脚一定会毫不留情地蹿到我的胸口上。

    我凄楚地笑了笑,这才悲感地意识到,为了近距离与程杰相处,我已经把自己置入了一个让人胆寒的狼窝里。

    活该,我是活该找骂!想在狼窝里偷别人的汉子,就是被那群狼生分了,也是自找活该。

    我慢慢地用手支着地板,试图站起身子。此时,我的胸口处已经出现了胸闷憋气的现象。

    如果能在此刻死去,还真是一了百了!谁让我不知轻重,谁让我异想天开地想打破程杰的底限?

    真是活该啊!是我的执拗和自信把把自己置入了这种进退两难的不堪之地。

    “很疼吗?”一只有力的手突然扶住了我摇摆不定的身形,我很想躲开,但是,那双手太有力,连个挣扎的余地都不给我。“让我看看,是不是伤了什么地方?”

    我又哭了,如果边上没有人,他依然会很温柔地为我疗伤。

    “梓青!”程弘文又气又忌地拉过卫梓青的一只手,“你根本不了解这个臭不要脸的女人,我都说了她就会在男人面前装可怜,你怎么还上她的当!”

    “程弘文,我没想到你的手会那么快,你可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卫梓青狠狠地甩掉了程弘文的手,揶揄地道:“你没有眼吗?你怎么不知道看看,除了被你打红的那半边脸,她的脸是什么颜色?还有她脸上的冷汗,如果不是你做下的恶,她可能出现这种情形吗?”

    “你……”程弘文气极败坏地看着我,却找不出合试的理由来反驳卫梓青。

    如果卫梓青能说一句,柳儿,跟我走吧!我想,为了报复像母狼一样凶狠的程弘文,极度无助的我说不定真的会跟卫梓青走。可是,一想到贝妮和在书房里饱受煎熬的程杰,我的心又软了下来。( 娇妻出墙 http://www.xuanshu2.com/7_7245/ 移动版阅读m.xuanshu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