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其他小说 > 娇妻出墙 > 第107章 大馒头往肉里滚
    程杰一直微蹙着眉头,这情形,与我在润西山与他日次相识时特别相象。当我的眼睛又控制不住地瞄向他的裆前时,我热切渴望那个地方再次像气一般地吹起来,渴望那让我心动的坚挺能堂而皇之地侵入我的身体。

    真可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我的手在程杰的右腹按摩了将近五分钟,他那地居然没有半点反应。

    是我失去了魅力还是昨晚被他的妻子像刘福香那样抽空了?

    想到里,我的心又冷了。

    就在我的手试探着向下移动时,程杰突然抓住了我的手腕,面相极为复杂地道:“烟儿,我该走了。”

    “我再给你揉一会儿吧,弘博和我婆婆出去办事了,中午不回来……”我不忍放程杰走,同时,也婉转地报给他一个可以安心留下来的理由。

    “我知道……”

    原来他知道,怪不得敢直接来敲我的门。可是,一想到他的妻子,我又直白地问道:“那个,你中午要回家吃饭吗?”

    “我基本不在家里吃中饭……”

    “为什么?她不给你做吗?”

    “她公司的事儿也不少,我们多是各忙各的。”

    “公司?她是开公司的?”我下意识地停了手。

    “嗯,我们结婚没多久,她就接手了她母亲的公司……”

    我一直以为程杰的妻子身体不好,应该是个宅妇级的人物,没想到人家还开公司。真是大馒头往肉里滚,有上加有!

    “烟儿?”见我脸上有了落魄的神情,程杰再次抓住了我的手。“我真该走了!”

    “非得走吗?”我可怜巴巴地望着程杰。“如果……我是说如果我想让你爱我一次,你愿意吗?”

    “现在不行,以后会的!”

    “如果我非得现在呢?”悲催的,因为固执,我的手再也不能自抑地摸了过去。

    “烟儿!”程杰不由自主地低吟了一声。我一激灵,下意识地地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烟儿,我想回去安静一会儿……”

    程杰嘴上说要走,可是,被我摸到的地方却不想服从他的指令,居然越来越高亢。

    心里一阵狂喜,从他高起的速度极硬度上,我知道,他们昨晚没有戏。

    “杰,爱我一次吧……”

    “求你,别折磨我!”

    他居然说求我?我心里一阵惶惑。在润西山,他主动让我给他按摩时曾说他是一个有正常需要的男人,而现在,他把这种正常需要说成了折磨。

    “你知道我一直在想你……”我泪眼迷朦地盯着他,双手却不自觉地拉开了他的裤门。

    “烟儿……”程杰的话明显地吃力起来,“我有,做人的底限……”

    “什么是你的底限?”悲感中,我失控地抓着他坚挺的本能,涩涩地说道:“我是为了你才设计嫁到这个家里,我不需要奢华的生活,我只要我爱着的人能给我和他相守的机会!我的要求很简单,如果你的底限是想着怎么样才能逃避我,那么,我还有留在这个家的理由吗?”

    “烟儿……”

    高挺的擎天之柱在我手里一鼓一鼓地跳着,我的身体也在这种噬心的跳动中慢慢地有了变化,当热突突的体液难以遏制地涌出体外时,我下意识地轻吟了一声。

    “我需要你,真的需要你……”我渐渐变得不理智起来,泪眼朦胧中,我的嘴巴慢慢地侵向那个让我向往的地方。

    “不要……”程杰一只手捉住我的胳膊,另一只手猛地抬起了我的下巴。由于动作太猛,我的颈项发出清脆的骨响声。

    “你为什么不拧断我的脖子?”我凄然一笑,慢慢地收回了手,任由他的本能直挺挺地爆在空气中。“呵呵,我曾以为,有个像父亲一样的爱人会爱我,包容我,也会为我撑起一片天,现在看来,我的天塌了……”

    “烟儿……”程杰痛苦地闭上双眼,很中无奈地道:“你还在新婚中,我不希望因为我关系影响到你和弘博的感情,更不希望同你在这个家里发生肢体上的接触……”

    “呵呵,程区长,这就是你所谓的底限?你明明知道是为了什么才嫁给程弘博的,现在再来强调这个问题,有意思吗?”猛然想起程弘博在月子里对我的蹂躏,我一哆嗦,近乎失控地说道:“你只知道我在月里子差点死于风寒,却不知道那是程弘博和刘福香在我身上植下的罪,如果我死了……”

    程杰的脸已经成了青紫色,抵着我下巴的那只手也在栗栗地抖动着。

    “别说了!烟儿,难道你还嫌折磨的不够吗?”程杰的口吻终于软了,此时的他已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执权者,而是一个被情感打击的体无完肤的中年男人。

    “不够!”我心里一热,又开始持宠撒娇起来,“还记得那个贮藏室吗?你曾经说过,因为找不到我有种想去五台山出家的念头。那一刻,你知道我有多感动?我庆幸自己爱上了一个要美人不要江山的真情男人,我也曾像个傻瓜般地想,我要爱你一辈子,如果想让我与你分开,除非冬天打雷,夏天下雪……”

    或许贮藏室里的那一幕太触动程杰的心弦,一瞬间,他不再回避地盯着我,颤抖的手也不自觉地抚上了我的脸庞。“烟儿,让你受委屈了……”

    我动情了,真真正正地动情了,当如小虫噬咬般的感觉又让我失了心智时,我恋恋地抓起他那只抚到我脸上的手,情不自禁地把他引到了我的双腿间。( 娇妻出墙 http://www.xuanshu2.com/7_7245/ 移动版阅读m.xuanshu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