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其他小说 > 娇妻出墙 > 第29章 茶饭不思起相思
    思思量量间,我像一根无骨的青藤,怀着忐忑之心缠绵在程杰的身上,用那张发烫的小嘴吻着他坚实的胸膛一路下滑……

    “烟儿……”当我的嘴几乎临近程杰的私处时,他突然勾起身子,理智地捧起我的面庞。

    汗,程杰是不是真把我当成了放~荡的女人?我的脸蓦地红了,比喝过的红酒还红。

    “烟儿,我舍不得你为我这样……”我看出程杰有些消极,也看出他是真的舍不得我做没做过的那种事儿。“真的好舍不得,如果有可能,我想永远把你含在嘴里。”

    程杰小心翼翼地把我平放在床上,轻轻覆到我身上,用炽热的唇替代他疲软的冲动。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个喜欢受虐的女人,当程杰用他的嘴长时间地让我在高~澎期徘徊时,我放下了所有的矜持,像大~片中演得那样,极尽亢~奋地享受着,直到累得抬不起四肢。

    程杰也累了,最后一次冲刺过后已经是后半夜了。我以为他会很快睡过去,可是,当我在黎明前醒来时,他却站在半开着的阳台上吸烟。

    不祥的预感再次袭来,我知道,程杰的心里肯定有事儿。

    “杰……”我轻轻地走到他的身后,伤感地搂着他的后腰。“有心事吗?”

    程杰突然抓起我的手,把我拉至他的身前。黎明前的黑暗让我看不清他的脸,但是,从他长长的叹息中,我知道他是真的有心事。

    “烟儿,她回来了!”

    不祥的预感变成黑色的恐惧。我非常明白那个她的含义,因为,我一直没忘了自己的身份。

    “杰,你不要我了吗?”说这话时,我的身子不由自主地颤了一颤,“你告诉我,我是不是该滚~蛋了……”

    的确,我感觉自己该滚~蛋了,而且应该立马就滚。

    “说什么呢!”程杰紧紧地拥抱着我,半晌没有言语。

    晨曦微露,黎明前的黑暗即将过去。

    “她一直身体不好,每年都要去疗养院住上一段时间。烟儿,我不能同她离婚,也不想失去你!”

    我呜呜地哭着,是因为心底生出的那丝伤感与无奈。

    “杰,我不敢奢望嫁给你,只要能永远守着你,我就会很开心……”

    我没说假话,丰神异采而又身份尊崇的程杰早已让我迷失了人生的方向。只要他不抛弃我,我想,我会不计身份地跟他一辈子。

    程杰走了。临走前,他不但给我做好了早饭,还伤感地告诉我,白天,他要去市里开会,晚间还要同他的她一起回她的娘家,所以不能再来陪我。

    我不想吃饭,程杰一走,我的心也就散了。

    整整一天,我像个僵尸般躺在床上,不吃也不喝。夜幕降临时,因为遏制不住对程杰的思恋,我的心神又变得恍惚起来。

    程杰在做什么?是同他的妻子一起吃晚饭还是在继续着不能和我继续的那些事儿?

    心好痛!一想到这点上,我的心便又痛又痒。真的好痛,那痛刺得我肝肠寸断,那*挠得我心神不宁。

    坏了!我的眼前真就浮现出程杰和那个我看不清面容的女人正在极致~缠绵。我第一次感觉夜是这般的难熬,因为难以承受,我跌跌撞撞地去到楼下,打开了他的酒柜。

    我醉了,在一楼的沙发里醉得一塌糊涂。

    因着醉,我终于熬过了这个难熬的夜晚,却把自己整得更狼狈。

    我本来就没多少酒量,再加上空着肚子过度饮酒,我的胃火烧火燎般地疼。

    第二天一大早,程杰踏着晨曦来了,因为走得太急,他的呼吸也变得很急促。

    看着像个小可怜般蜷缩在沙发上的我,再看看餐桌上未动的三餐和几乎喝光了的红酒,他的脸又变了颜色。

    “烟儿,你以为酒能消除所有烦恼吗?还有桌上的这三餐饭,是我做不够好?还是酒店送来的饭不合口味?”

    我以为程杰变了脸是因为心疼我,嫌我没吃饭,没想到会有这么一问。

    “我……我没说让你做饭,也说过不用酒店来送的……”

    程杰眼睛一立,眼白里的血样丝线立时封住了我的嘴巴。泪水不争气地向外奔涌时,我蜷缩的身体又筛糠般地抖动起来。

    我差点忘了程杰是只虎,也不想说我是因为太在乎他而茶饭不思。小别胜新婚,从他带着血丝的眼睛里,我认为他肯定是和小别的妻子缠绵了一个晚上。

    我争不过他的妻子,用他的话说,他不会离婚!用我的思维想,不离婚,就代表着程杰与她是有感情的。

    我——是个可悲的小三!就算我有血有肉有情有感,我依然是一个把脚横插在他们之间的小三!

    “烟儿,你不能再任性……”就在我悲悲切切地为自己的付出不值时,程杰的口吻突然软了下来,“区里的各个乡镇已经开始大选了,我要做的事情很多很多!昨天夜里,我给你打过电话,你可知道电话无人接听时我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吗?烟儿,我担心了你一个晚上……”

    原来他还是关心我的!原来他是因为担心我而一夜无眠。

    “对不起,我在沙发上睡着了,没听到电话……”我呜呜地哭出声来,因为感动,身子抖得更厉害。

    “宝贝,别再让我为你担心……”程杰终于露出了温柔的一面,他疼惜地把我揽在怀里,一边轻抚着我蜷曲的身子,一边伤感地问:“是不是胃里不舒服?”

    “嗯……”

    程杰轻轻地叹了口气,“你先躺一会儿,我去为你做碗面。”

    “不要……”我紧紧地搂住了程杰的腰肢,“不要离开我,我已经不能适应没有你的日子!杰,我爱你……”

    我能感应到程杰的身体上的变化,当他的本能又生成了擎天之柱,我的手也情不自禁地拉开了他的腰带。( 娇妻出墙 http://www.xuanshu2.com/7_7245/ 移动版阅读m.xuanshu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