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玄幻小说 > 祭炼山河 > 第1723章 国师登门
    胡志明觉得自己在做梦。

    算一下吧,这些天他拒绝了多少人的拜访,南海剑宗卫珩最多,足足有六次。

    之后是东山剑宗,那位向来不爱抛头露面,连剑主会中位子,都让给师弟的周郇,来了四次。

    春风剑宗谢淳罡,来了三次。

    混元剑宗两次。

    紫幻剑宗两次。

    洞虚剑宗一次。

    ……

    不用算,胡志明也知道,十剑宗中除了寒霜剑宗、亭山剑宗外,其余都来了个遍。

    不仅如此,十剑宗之外,燕然山中几个,极具名气的大剑宗,也纷纷前来拜访。

    还记得第一次,南海剑宗卫珩前来拜访时,胡志明硬着头皮,把人给拒之门外,当时心中无比忐忑,就怕下一刻卫大宗主当场翻脸。

    毕竟堂堂十剑宗之一,剑主会成员的卫珩,亲自登门拜访,哪怕开天剑宗当年全盛时期,也需要开宗门大阵,宗主亲自迎接,这是应有的礼节。

    阻止人家进门,跟照脸吐一口吐沫,也没啥区别了。

    可最后什么都没发生,被拒之门外的卫珩,笑容不减分毫,甚至比之前更加灿烂,连说没有问题,既然秦宗主闭关修炼,那他日后再来拜访就是。

    之后,胡志明慢慢就习惯了,再一点一点,逐渐变得麻木。

    但有一点,胡志明非常清楚,宗主没说大话,开天剑宗的那些麻烦,都已经解决了。

    废话,察言观色谁不会?

    就这个登门拜访的阵容、频率,再加上被拒绝之后的笑脸,除非是个瞎又聋,才会察觉不到。

    而这一切,都发生在当日,宗主独自离开后……那就没有别的解释了。

    宗主他老人家,牛-逼啊!

    胡志明回头看了一眼,依旧人烟稀疏的开天剑宗山门,好一阵精神抖擞。他咧开嘴,几乎笑到后耳根,觉得加入开天剑宗这件事,应该是他这辈子最正确的决定。

    而与此同时,在开天剑宗之外,关于剑狱失控后续,所引发来的众人关注,也随着时间流逝,逐渐开始变味了。

    很明显的事,直到今天开天剑宗,仍旧都完好无损,这说明了什么已毋庸多言。

    而随着亭山剑主殒落,寒霜剑宗被春风化雨剑息隔绝山门,再加上各大剑宗中,传出的种种小道消息,燕然山中的剑修们,逐渐沉默下去。

    但有一个念头,正在他们心中,不断变得清晰——开天剑宗,是真的要回来了!

    ……

    剑道世家,金家。

    祖祠。

    金老祖眉头皱紧,脸色浮现阴沉,他没想到事情,最终竟会发展到这一步地步。

    燕然山中,有金家埋下的钉子,且不在少数。其中一些,甚至已经在各剑宗中,爬到了不低的位置。

    所以,燕然山中发生的一切,及后续的变化,金家很快便已得知。

    寒霜剑宗宗主韩正阳入魔,亭山剑主力战而死,开天剑宗宗主秦宇力挽狂澜,暴露出燕然山封印镇守者身份……

    一条条消息,都在冲击着金老祖的神经,让他脸色越发难看。本想暂且作壁上观,等寒霜剑宗先出手,再把握时机徐徐图之。

    岂料峰回路转,局势骤然大变,而今日之后,开天剑宗在燕然山里,已站稳脚跟。

    再想动他们,便不再那么容易。

    更何况根据情报所得,现如今开天剑宗宗主秦宇手中,很可能掌握着那件封印物,其实力深不可测。

    “老祖?”金家主面露询问。

    金老祖沉声道:“传信给他们,燕然山之局一败涂地,短时间里无力再做什么,让他们早做准备。”

    金家主起身行礼,“我现在就去。”

    匆匆离开。

    金老祖挥手,让众人离开,他起身踱了几步,眼神落在牌位前的破天剑上,露出思索之意。

    想了想,金老祖一步迈出,下一刻身影出现在,族中修炼秘境淬剑塔中。

    对面,脸色微白的金庚,心头一动睁开眼,急忙起身行礼,“孙儿拜见老祖。”

    金老祖神色平静,“不久之后,或有一场机缘降下,你若能破而后立再进一步,就有争取的资格。”

    略微停顿,继续道:“这机缘,你若能拿到手中,金家家主的位置,就是你的了。甚至于,老夫会将破天剑,一并传承给你。”金庚瞪大眼,重重叩首在地,“多谢老祖!孙儿必定全力以赴,绝不让您失望!”

    金老祖脚下一踏,地面直接分开,出现一只深不见底的黑洞,直通淬剑塔深处。

    “要破而后立,不是靠嘴说就行,这洞口直通淬剑塔最深层,你想清楚要不要去?”

    金庚深吸口气,面露坚毅,“孙儿愿意!”

    纵身跃入其中。

    金老祖脸上,露出一丝满意,刚才若金庚有一丝迟疑,就会失去接下来的机会。

    成大事者对自己狠,只是最基本的要求,连这点胆魄都没,未来又能有何成就!

    洞口消失,金老祖转身离开,他不会插手淬剑塔最深层中发生的事情,金庚若能活着出来,就将是一个全新的他,比之前更加强大。

    否则,就只能死在其中!

    ……

    白菲菲的断手寄生,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更不是她口中所说“很快就好了”,这都已经好多天,秦宇始终处于虚弱状态,被源源不断吞噬着力量。

    呵!女人!

    尤其白菲菲这种,漂亮到不像话,没事还喜欢露白肉的女人,说的话果然一个字都不能信。

    肉肉没现身阻拦,就表明这属于正常情况,秦宇只能忍耐。

    好在,有剑峰秘境中,山巅水池帮助恢复,否则秦宇担心自己,早就已经昏了过去。

    不过,与未来预期收获相比,如今这点煎熬,也就不算什么了。

    ……

    开天剑宗,肉肉居住的大长老剑峰。

    主殿。

    她蜷缩在椅子中,眼眸微微闭合,正睡的香甜。

    眉眼之间,哪怕在酣眠之中,此刻也微微皱着,露出一丝疲倦。

    突然间,肉肉蓦地睁开双眼,她坐直身体,抬头看向山门之外。

    吸一口气,脸上一丝倦容,直接消失不见,眼眸之中神采奕奕。

    果然来了!

    ……

    胡志明很确定,他没见过面前的老道人,这就表明对方,绝非燕然山中的大人物。

    对这点,他很有把握,毕竟想做一个,活的逍遥自在的散修,眼力劲必不可缺,要知道哪些人惹不起,尽量减少麻烦,才能活的长久。

    “麻烦剑仙通禀,老夫想要拜会,开天剑宗秦宗主。”老道人语气平缓,面带笑容,给人感觉亲和至极。

    拒绝这种事,胡志明做的太多了,连春风剑宗谢淳罡,最近一次过来的时候,他都能面露笑容内心平静,将对方拒之门外。

    可不知为何,面对这个老道人,他心里竟有些打鼓,生出几分莫名其妙的敬畏。

    这对最近一段时间,越发精神抖擞,腰杆挺直的胡护法来说,实在是罕见至极。

    略微迟疑,胡志明拱手,“这位老先生,实在不好意思,我家宗主闭关修炼,山门暂且封闭,请您他日再来拜访。”

    老道人想了想,道:“这样啊,那老夫拜见一下大长老,也是可以的。”

    胡志明硬着头皮,“大长老也……”

    话说了一半,声音有点抖,他突然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居然出了一脑门冷汗。

    好在,接下来的后半句,他不用再说了。

    唰——

    空间略微扭曲,肉肉凭空出现,看着宗门阵法外的老道人,淡淡道:“国师大人,请进。”

    阵法中,悄无声息出现一块缺口。

    老道人眼底,掠过一丝精芒,迈步进来面露笑容,“大长老,玉门关一别不久,老夫突然登门拜访,还请勿怪。”

    肉肉摇头,眼神看向胡志明,“这件事,任何人不许提及。”

    “啊……是,是,请大长老放心!”胡志明冷汗津津。

    国师……哪个国师……哪来的国师……

    他虽然是散修,但在燕然山中,也算一号人物,对中荒神州大地上的一些事情,是有资格知道的。

    在中荒这块地界,就一处帝国,那便是大秦。而有资格,被称为国师的,自然也就只有,咱大秦帝国的国师。

    那位传说中,擅长炼制傀儡,一身修为深不可测,手段诡异残忍的国师大人……

    一想到,自己刚才居然,跟他聊了那么久,胡志明脸都白了。等两人离开,赶紧伸手在全身上下,仔细摸了个遍。没察觉到不妥,脸色微松,又马上盘膝而坐,神念仔细感应体内状态。

    呼——

    没事!

    这一刻,胡志明突然就有一种,死里逃生的侥幸。

    “呵呵,小家伙,你真以为,老夫动手的话,会这么轻易让你察觉?”国师的声音,直接在脑海响起。

    胡志明脸色瞬间惨白,看不到半点血色。

    “别害怕,你家大长老的面子,老夫还是要给的……记住,别多嘴啊,话多的人一般都活不长久。”

    “晚辈遵命,晚辈绝不多嘴,请国师放心!”胡志明拍胸脯大喊,就差赌咒发誓了。

    等了几息,没有声音响起,这才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

    至于大秦国师为何认识大长老,又为何来开天剑宗……这些事,他是一点都不敢想了。

    废话,他有没活腻歪,就算想早死,也换个舒服点的办法。

    招惹了国师大人,活生生给你炼成傀儡,那滋味只是想一下,就觉得头皮发麻!

    肉肉看了一眼老道人。

    国师微微一笑,“那小子心思活泛,老夫给他提个醒,仅此而已。”他看着肉肉,“前辈的感知,当真敏锐至极,老夫佩服。”

    肉肉-道:“我不喜欢这个称呼。”

    国师从善如流,“当然,大长老您说了算。”

    肉肉-道:“国师来做什么,直言便是。”

    国师道:“老夫来,是告诉大长老一些事,比如寒霜剑宗是那一族选择的合作对象,亭山剑宗也是……唔,房山金家也是。”

    说到这,他笑了笑,“有时候,老夫也挺佩服,那一族的拼命劲,都已是冢中枯骨了,还要这么折腾,就不能老老实实的,把脑袋放在砧板上,让咱们陛下‘咔嚓’一刀砍掉,大家就都痛快了,多好。”

    肉肉微微皱眉,“多谢国师提醒,今日来我剑宗,是为那一族之事?”

    国师大人点头,“没错。”他踩了踩脚下,“当年,燕然山中这道封印,咱们大秦是知道的,之所以没动手,是出于对当初,设置封印那位前辈的尊重。”

    “不过如今,这封印既然破了,不知道那件封印物,开天剑宗是否愿意交易?只要大长老点头,老夫便可以代表陛下,给开天剑宗一个承诺,千年之内必定成为,燕然山中第一剑宗,且此后受大秦帝国庇护,传承不断与国同休!”

    对一个剑宗而言,这条件开的极其动人。

    肉肉摇头,毫不犹豫拒绝,“封印物已被重新封印,国师大人的要求,我们做不到。”

    国师微笑,“不再认真想想?”

    肉肉-道:“不必。”

    国师叹一口气,“不愿意就算了,强扭的瓜不甜,总不好强人所难。如果未来哪天,大长老改变了心意,随时可以来找老夫,今日的交易依旧有效。”

    话锋一转,“回答大长老刚才的问题,老夫今日来,是想跟开天剑宗做一笔交易,联手铲除那一族,大长老觉得如何?”

    肉肉点头,“怎么做?”

    国师微笑,“大长老果然痛快。”

    一个时辰后,国师离开了开天剑宗,对胡志明微微一笑,在他脸色惨白中,一步迈出直接消失不见。

    燕然山苍穹中,一团白云上,国师凭空出现。

    对面,玉门关镇守大将军赵原,缓缓睁开双眼,“国师,开天剑宗当真值得,你亲自走这一遭?”

    国师微微一笑,“燕然山下的封印物,可不是一般东西,咱们陛下都想要,可惜不能动手。现在,封印物落进了,开天剑宗手中,仅此一点就有资格,让老夫走一趟了。”

    赵原皱眉,“您得手了?”

    国师摇头,“没有,要我也不会答应,可惜了啊……”后面一句,明显是欲言又止。

    赵原沉吟不语。

    国师看了他一眼,笑着摇头,“老夫看在,你们赵家那个老不死的份上,提醒你一句,不要打开天剑宗的主意,否则肯定会有麻烦。当然,信不信在你,老夫只说这一遍。”

    赵原拱手,“多谢国师大人。”果断放弃掉,刚才转动的念头。

    “难怪赵老东西喜欢你,老夫也觉得,赵原你很聪明。”

    “谢国师夸奖,但您的这个称呼,我会如实回禀老祖。”

    “随你,骂他几句,老夫还是不怕的。”国师大笑几声,“咱们走吧。”

    拂袖一挥,白云远去。

    :( 祭炼山河 http://www.xuanshu2.com/6_6437/ 移动版阅读m.xuanshu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