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科幻小说 > 仙王的日常生活 > 第1523章 这波,你在第几层?(二合一,1/108)
    王瞳这一招“也有也无,虚实相生”的八字瞳术,王令其实使用的次数非常有限。

    在记忆里他使用这一手“八字瞳术”总共不超过三回,并且前两回还是他无意间皮了以后的恶作剧。

    八字瞳术之强,不言而喻,将现实扭转为虚幻。

    再将虚幻变化为现实。

    这种能力实在太过可怕。

    稍有不慎也许会引发一连串的蝴蝶效应。

    而现在之所以对麻雀使用。

    还是因为麻雀与自己之间的战力差距足够大,本质上就算产生什么蝴蝶效应,麻雀也无法构成实质性的威胁。

    不过,若是拿来对付彭喜人那种级别的……

    王令就得掂量掂量。

    像彭喜人这样的人,王令觉得还是一招击毙会比较靠谱。

    如此一来就不会有节外生枝的可能性了。

    而现在他之所以还留着彭喜人。

    原因无他。

    只是因为那块黑石的关系。

    那么大的一块黑石,留在彭喜人手里。

    王令看得是心痒难耐。

    不过现在,彭喜人似乎是借用黑石的力量躲起来,在背后与自己周旋。

    王令想看看……这彭喜人到底能躲多久。

    只要他敢露头。

    那块神秘黑石。

    王令是志在必得。

    此时。

    原本被九宫秀石派来绑票王令的两人,外加上在街道上把风的司机在内……合共三个人,已经彻底被王令的手段惊得匍匐叩首。

    他们连头都不敢抬一下,内心自然而然就有一种敬畏之心。

    倒是给王令省了不少心。

    为首的那名地中海心如明镜。

    像这种不问世事,选择用高中生身份隐藏自己的大佬,一定是不愿意让人看到他的正脸的……有的事情,不该知道的还是别知道的比较好。

    要不然就算有十条命怕是也不够用的。

    根据刚刚的自我介绍。

    这名秃了头的男人叫一筒。

    而边上跟着行动的小弟,以及在街道上等候的司机,则是叫二筒以及三筒。

    他们没有名字。

    都是九宫秀石从街上物色中的,还算有一定修行潜力的流浪汉。

    无父无母、流离失所,但是根基不错,适合修行。

    九宫秀石就特意让自己身边的独眼武士搜寻了这样一群人,培养成自己的属下。

    而眼前的三人,算是九宫秀石所有搜罗的人里,资历最老的三位了。

    “前辈……秀石少爷,其实无意冒犯你的……如果前辈一定要怪罪,可拿我三人的性命……不要伤害秀石少爷。”为首的那名代号叫一筒的人说道。

    毕竟以他们的出身,如果没有九宫秀石的帮助,恐怕到现在还只是一届社会闲散人员而已。

    九宫秀石就算再恶。

    对他们来说,也是恩人。

    听到一筒的这番话,王令内心其实有些感动。

    这个一筒是条汉子。

    甘愿为九宫秀石付出自己的生命。

    从某种意义上说,九宫秀石的识人眼光还是不错的。

    同时,王令心中也是无奈地叹息了一声。

    他其实。

    也没有意思想要任何人的性命呀……

    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人会把实力强的人。

    直接脑补成那种动不动就要人性命的魔鬼。

    他虽然很强,可是一点也不魔鬼。

    只是一个平凡的高中生而已,学习很平凡、长得也很平凡……

    王令总觉得自己是属于在人海中会被淹没的类型。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身边好像有一口无形的漩涡,总是会把各种各样的麻烦还有他压根儿不想管闲事,主动吸引到他身边来。

    而现在麻雀的事,正是如此。

    确认过麻雀身上存在某种隐秘的鬼物以后。

    王令为了进一步印证自己的猜测,他需要找人去进行一下调查。

    太阳岛人生地不熟。

    所以这种境况下眼前的一筒、二筒还有三筒,就成了很好的选择。

    他召唤出了自己取名为“后浪”的话痨分身。开始与三人进行进一步的沟通交流。

    王令不善言辞。

    所以有个话痨分身其实很关键,而今天晚上为了搭救那些被强制鬼物化的学生。

    王令心中更是有了起用“话痨分身”代替自己表达意见的冲动。

    被召唤出的王后浪,和王令的模样也有些许分别,这不是真实的分身。比脆面道君的级别要低一层,设定上是属于阳光开朗自来熟的类型。

    “三位,你们好!我家主人要你们几个去调查麻雀,不知道,有问题吗?”此时,王后浪开口说道。

    “前辈说的,是那个小女疯子?”老实说,一筒至今都心有余悸。

    “这不算是为难你们吧?只是让你们去调查一下而已,也不算背叛你们家的少爷。”王后浪说。

    “这……可以但是可以……”一筒有些尴尬道:“可是前辈也看到了,那小女疯子是金丹上层,我们三个人哪里是她的对手。”

    “这个你们放心。我自己在你们身上种下八字真言。效果就和你们之前看到的一样。”

    王后浪笑道:“一但你们遭受致命危险。就会立刻变成幻境。从而让你们摆脱危险。”

    “原来如此。”三人面面相觑,点点头。

    “不过我家主人时间有限,最多给你们12小时时间。我们需要有关那位麻雀同学的一切资料。”

    “了解。”

    此时,一筒起身。

    自信满满地拍着胸脯说道:“前辈就放心交给我们吧!”

    随后一筒三人迅速离开了宿舍,王令松了口气,同时他身边那个叫王后浪的分身也一并消失。

    而让王令没想到的事,王影居然有些不高兴起来了。

    他直接在王令年前现形:“有什么事,你找我转达不就好了?专门创造一个话痨分身,不是多此一举?”

    王令其实一直觉得,王影不适合从事这种劝服类的工作。虽然也有王后浪的话痨属性,可王后浪那种明显是商量来的语气,更容易把事情谈成。

    而王影就不同……

    想当此,王令自己也是擦了擦汗,他为什么不用王影……结果王影自己居然没有半点数。

    看看孙颖儿就知道了。

    对待一位女孩子都那么“残暴”,更何况是对待其他人呢?

    好好说话是不存在的,王影那种个性绝对是能动手就不说话的类型。

    而对于这一点。

    王令觉得王影迟早要吃苦头。

    这脾气要是不收敛一下。

    他和孙颖儿之间。

    后面要出大事。

    给一筒布置完任务后,这凌乱的夜晚对王令来说总算有了片刻的安宁。

    九道和S区的女生宿舍里,孙蓉在窗台前遥遥相望。

    她始终挂念着王令,担心那边会不会出什么问题。

    今夜的天气渐冷了,那种孤独感涌上孙蓉的心头,她原以为今晚自己去找翟因说说话。

    可现在,翟因和王明之间正腻歪着。

    她就那么过去,实在是不合适。

    最后的安慰,似乎只剩下了孙颖儿:“蓉蓉,早点休息吧!不要想啦!”

    少女的声音在孙蓉的耳畔边响起来,轻声细语的说道。

    孙蓉怔了怔,眼神里略微有些失神。

    她靠在窗边倚了一会儿,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肩膀上一暖。

    是有人,给她盖上了毛毯。

    “颖儿,我不冷。”这时,孙蓉微笑道。

    她忽然感觉孙颖儿好像比自己想象中贴心一些。

    “这……也不是我盖的啊!”孙颖儿一愣。

    “不是你?”孙蓉怔住。

    “对!是这毛毯出鬼了,自己飞过来的……”孙颖儿初时有些惊慌的说道,而后她迅速反应过来:“我知道了!一定是令真人!”

    “王令同学吗……”

    一股暖流,瞬间从身体涌上少女的脸。

    这是孤独的夜晚没错。

    但也是……

    很美好的夜晚。

    明明只是再普通不过的一条毛毯。

    可上面的味道,闻起来却似乎有一种特别的香甜。

    有时候,孙蓉觉得王令很温柔,也很残忍。

    少年总是能将不经意的温柔留给她。

    但却似乎……

    算了。

    孙蓉摇摇头。

    不打算再细想下去。

    只奥再花一些时间,总是可以的吧?

    她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了,不是吗?

    不管是多少年。

    她都耗得起。

    也不会放弃。

    ……

    ……

    依旧是12月16日早晨。

    麻雀大约在6点时分,换了一套清爽的新衣物,返回了自己九道和高中的校舍。

    没人知道就在几个小时前,这位九道和高中的学生会副会长“杀了三个人”……

    处理三个人的尸体很麻烦。

    麻雀开车到了后山,找了个空旷的位置,利用气爆术炸开了一个小坑,将尸体填埋进去。

    然后再利用化尸粉,将三个人的尸体溶解。

    这些化尸粉原本是对付王令用的。

    麻雀身上带的量本就没有那么多,可眼下要溶解三个金丹,这样的剂量还远远不够……最多只能做到将肉身分解。

    也就是说,这三个人的遗骸还会剩下一些。

    无奈之余,麻雀只能拉到九道和高中后面的后山上将三人统一处理。

    这个坑,麻雀挖的很深,除非是遇到什么大型的泥石流和山体滑坡的现象。

    没人会知道这里掩埋了三具尸体。

    当然,为了以防万一。

    麻雀仍然做了事后防备。

    她正好是木系灵根的修真者。

    利用植树的手段,使得植被实现迅速生长,并不算太难。

    只需要在埋尸的位置,种下几棵大树的话,或许就可以防止遗骸被发现。

    而且树根在生长时,麻雀也可以将其设置成自己的想要的形状,通过一种“爪巴”的姿势,将这些遗骸给兜住。

    而做完这一切回到学生会,已经是早晨。

    她坐在自己副会长的位置上,长松了一口气。

    随后又服送了一粒振奋精神的丹药,以防止自己看上去很怠惰。

    她从来就不是一个喜欢怠惰的人。

    赤野韭佐木回到学生会办公室的时候,看上去一副春光满面的样子。

    这让麻雀不由得有些高兴:“昨晚,成了?”

    她见韭佐木露出这样的表情,以为韭佐木已经完全搞定了孙蓉。

    韭佐木笑起来,就像是一个青春期的猪头少年一般开心。

    摸了摸脑袋说道:“没有啦!昨天麻雀同学你把火力全都吸引到王令同学那边去以后,我其实犹豫了很久,要不要给孙蓉同学发消息,就在房间里拆玫瑰嘛……发……不发?然后就这样,玫瑰花瓣被我拆了一地。”

    麻雀嘴角抽搐:“……”老娘一晚上累死累活的,还顺手杀掉了三个人,你丫居然还在纠结发不发短信?

    “那最后,你是发了还是没发?”麻雀盯着韭佐木,感觉自己有点脑溢血。

    “没有啊!我拆完了玫瑰后,孙蓉酱自己主动来找我了。说想和我谈谈。”

    这话说完,麻雀顿时喷出一口老血……

    敢情这拆了一晚上玫瑰,还是没有发出去啊!

    只能说,不愧是她家的会长吗?

    果然没救了……

    一直以来,麻雀都以为韭佐木只是看着傻。

    至少也是个大智若愚的类型。

    但现在,麻雀不得不收回自己的这种念头。

    恋爱中的青春期少年少女,就没有一个是正常人!

    而最离谱的是,韭佐木居然还觉得很厉害,自我感觉非常良好。

    他盯着麻雀笑道:“嘛~没想到孙蓉酱居然主动来约我,你说她是不是对我也是有意思的啊?我感觉我这段位也不低啊,居然还有自动吸引美少女的体质?”

    “……”

    麻雀沉默了下,随后头疼了揉了揉自己的睛明穴和太阳穴……她觉得自己必须要做一套眼保健操来冷静一下。

    不然很有可能会被韭佐木给气死。

    “你别被发好人卡,就是万幸了。”几分钟冷静过后,麻雀面无表情的提醒道。

    “怎么会,我那么优秀。比后浪桑不知道优秀多少倍。”韭佐木笑道。

    麻雀呵呵。

    韭佐木:“不过这一次,不论怎么样还是要多谢小麻雀你的帮助啦。没有你,我可能连拆玫瑰的勇气都没有呢。但现在从情势看来,我觉得是往利好方向发展的,你说这一波,我在第几层呢?”

    麻雀再度沉默。

    以她对女生的了解。

    韭佐木被发好人卡绝对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这一波……

    明显是在第十八层地狱啊!

    PS:你觉得毯子是谁盖的?

    1:王令

    2:王影

    3:未知的鬼物……

    :( 仙王的日常生活 http://www.xuanshu2.com/6_6295/ 移动版阅读m.xuanshu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