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修真小说 > 大侠萧金衍 > 第396章 璇玑井中有玄机
    萧金衍没有?听过璇玑井的名字,但从这口石井能够屏蔽外界的天地真元便已猜出,这口井与那水月洞天或李家祖宅地下那个宫殿有异曲同工之处,应是一个很厉害的阵法。

    他也没想到,才来徐州城,就中了暗算,成了井底之囚。

    萧金衍打量着四周,这个石井约莫一丈宽窄,确切说是个石牢,石壁四周光滑,由于潮湿的缘故,上面长满了苔藓。

    李纯铁口中的虚先生,与这江湖酒楼的女子又有什么关系?他与那女子无冤无仇,她又为何会把自己困在这里?

    百思不得其解。

    既来之,则安之。

    他盘膝坐下,试着运功调息,还好内力并没有完全压制,只是屏蔽了外面的天地真元,这口井中还有些许微弱真元,兴许能找到逃出的机会。

    “怎么不说话了?”女子在外面问道。

    萧金衍不理她,在没有弄清楚对方目的之前,他决定静观其变。

    女子似乎对萧金衍的冷漠有些不高兴,斥道:“喂,回答我问题!”

    “一万两!”萧金衍道。

    “爱说不说。”旋即,那女子离开了山东。

    听得脚步声渐渐离去,萧金衍连忙起身,璇玑井约莫五丈多深,若是真元充足,以萧金衍的轻功,逃离此处根本不在话下。

    他用功到指尖,用力插入了石壁之中。

    咦?

    竟然管用。

    就算真气不足,也可以用这一招爬上去。又试了几下,忽然想到,有无名枪这种绝世神兵,不用岂不可惜?

    他取出无名枪,开始越狱大计。

    起初一丈,萧金衍爬得很轻松,只是感觉有一股微弱的力量,在头顶上方。

    越往上爬,这股力量越强,似乎是某种禁制,再与之对抗,他越是用力,那种禁锢就越强。

    这是什么情况?

    在一丈三尺左右,他看到了一行字:闻境止步于此。

    萧金衍并没多想,继续向上,此刻,那股力量笼罩在他身上,双腿如灌铅一般,阻力越来越大,?每向上一步,都十分吃力。

    在两丈六尺左右,他又看到一行字:知玄止步于此。

    萧金衍心说,原来,爬得高度与受到的禁锢是成正比的,能爬到这个高度的,便相当于知玄境了。

    他往上看,只觉得上方一片模糊,朦胧之中有雾气,既然来到此处,只有硬着头皮往上爬。

    如蜗牛一般。

    速度越来越慢。

    刚开始,无名枪插入石壁如快刀豆腐,随着高度越高,井上方的阻力就越来越大,似乎后背之上坠了一块千金巨石,每一步,萧金衍都要使出吃奶的力气。

    可萧金衍偏偏不信邪,已经爬了将近一半,又怎能半途而废?他一只手甩枪,另一只手扣住石孔,当啷一声,石壁只插入不到寸许。

    萧金衍一连试了七八次,才将无名枪插入一尺,刚刚能撑住他的体重,半个时辰过后,他才向上爬了不到半丈。

    “咦?”

    女子去而复返,对井中的萧金衍道,“这么多年来,能爬到这里的,屈指可数,你已经很不错了。”

    萧金衍忍不住问,“你是来看笑话的嘛?”

    话才出口,只觉得压力骤增,真气外泄,整个人往下坠落,好在他眼疾手快,??两根手指插入了其中一个石孔。

    眼前还是那句话:知玄止步于此。

    一句话,半个时辰白费了。这反而激起萧金衍的好胜之心,他一言不发,双手发力,好在石孔尚在,但先前那阻力,却又承受了一遍。

    这短短的半丈,几乎耗尽了萧金衍全部力气,此刻他真气已然不济,全凭一股意念支撑。

    那女子在旁边出言干扰,有了前车之鉴,萧金衍直接不搭理她,又过了小半时辰,终于来到了第三行字前:通象止步于此。

    他心中奇怪,难道这口井,就如修行中的三境?每个高度,代表着不同的境界?

    这段时间,他一直盯着石壁,如今向四周一看,只觉得璇玑井下,似乎换了一副模样。

    在井底,不过是一个石室。

    在知玄线,他看到了石室的纹理,哪怕一尘一纤,而在这里,他眼中的那处石室,不再是一个石室,而是一处处处充满生机的微观世界。

    ?幻象?

    洞天福地?

    他看到了一个池塘,池塘之中种满了荷花,蝴蝶飞舞,蜻蜓点水,还有蚊虫嗡嗡的叫着。

    荷叶之上,有一只青蛙,静静地蹲在荷花之上。

    蚊虫在它眼前游荡,它一动不动,当进入青蛙攻击范围之内,青蛙猛然一吐舌头,竟那只蚊子卷入了腹中。

    吃完蚊虫,青蛙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

    池塘边,有一只水牛正在吃草。百无聊赖的牧童,拿着一根竹竿,竹竿之上,挂着鱼钩,钩上有一只飞蚊。牧童拿着竹竿在青蛙面前晃来晃去。

    青蛙到飞蚊,猛然一口,将蚊子与鱼钩吞入口中。牧童一提竹竿,那只青蛙便被活捉了过去,不片刻,就成了牧童腹中餐。

    萧金衍揉了揉眼睛。

    幻象尽去。

    可是先前看到的太过于真实,连他自己也怀疑是不是真的。他记起了当年,李秋衣给他讲述的那个坐井观天的故事。

    境界越高,突破就越慢。

    境界越高,看到的世界就大不同。

    苍生如蛙,想要跃出石井,到头来却成了别人的盘中之餐。

    女子见他一动不动,她也有些好奇,问道,“你看到了什么?”

    萧金衍道,“我看到了一个女子在河边洗澡。”

    “臭流氓!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距离井口,还有一丈。

    他看到了那女子的脸,有些模糊,但终究是看到了。

    萧金衍休息了片刻,觉得体力恢复的差不多,想要再往上一步,就在这时,忽然觉得识海之中响起了一声惊雷。

    轰隆!

    狂风暴雨,向他扑面而来。

    电闪雷鸣,似乎夹杂着怒火。

    倾盆大雨,落入池塘之内,顷刻间,池塘水漫,向四周溢出,牧童顾不得牛,惊慌失措,向远处跑去。

    电闪雷鸣。

    所及至处,一片焦土。

    池塘变成了汪洋,树木被连根拔起,远处的一座小山,轰然倒塌,引发了山石流,向这边蔓延过来。

    那种景象,就如当日李惊鸿在太湖之上破三境时候一模一样,仿佛就是到了世界的末日。

    萧金衍往后一退。

    又是先前那一副池塘,风平浪静,一片宁静。

    萧金衍若有所悟。

    这个池塘,不就是如自己的世界嘛。通象之下,一切皆为平静,然而一旦你越过雷池半步,便有无情天道,想要吞噬你,扑灭你。

    但你如果能定得住这番摧残,脱离天道控制,那自己岂不就成了与天道并存之人?距离井口还有一丈。

    这激起了萧金衍的好奇心,若再往上爬,爬出这口井,再回头看这口井,又是一副什么模样?

    李惊鸿跃出三境之后,她眼中的世界,又会是什么模样?

    这口璇玑井,来头不小啊。

    此刻的他,早已忘了什么虚先生,也忘了此行前来的目的,而是想要一探究竟。

    他咬紧牙关,越过了“通象止步于此”的那行字。

    出乎意料,身上的阻力忽然减小,识海之中的幻象也尽去,很轻松就向上爬了一丈,看到了那行字。

    闻境止步于此。

    在回头看下面,身体距井底不过一丈三尺。

    什么?

    又回到了原点?

    女子在井口格格笑道,“你若能这么轻易爬出来,这口井就不叫璇玑井了。”

    萧金衍终于忍不住问,“你究竟是什么人?”

    女子道,“你可听过四大奇门?”

    萧金衍当然知道,除了四大世家、八大门派以及江湖各门派外,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神秘之地。

    一山、二阁、三宗、四门。

    山为书剑山。

    阁为天机阁、琅琊阁。

    宗为鬼王宗、万法宗、玉女宗。

    门则是四大奇门,东有百花宫、西有逍遥派、南有精算堂、北有忘忧阁。

    书剑山不必细说,五百年来,矗立人间,成为可望不可及的至高存在。天机阁、琅琊阁相对更加隐世,李纯铁曾猜测,王半仙就是天机阁之人,而琅琊阁人,萧金衍曾在剑门关外遇到过。至于三大宗门,鬼王宗、玉女宗已经败落,万法宗从赫连良弼重伤不知所踪后,也逐渐衰败下来,据说已失去了北周第一宗门的位置。

    四大奇门则是各有千秋,百花宫擅奇门遁甲,逍遥派自命逍遥人间,不食人间烟火,精算堂重术数之道,忘忧阁则是情门,招收门徒只看脸,不看天赋。

    这个璇玑井,其实就如一个迷你的人间。你爬得越高,看到的世界就越不一样,但你若想爬出去,必然会受到人间法则的惩罚。

    不正是奇门遁甲之术嘛?

    萧金衍问,“你是东海百花宫之人!”

    女子道,“你是在问我嘛?”

    萧金衍摇头道,“不,我是在猜测。你不用回答,回答了我也不会付钱。”

    ?“算是,也算不是。”

    萧金衍笑了,“这个回答,很奇门遁甲。”他又道,“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将我困在这里?这问题,你也可以不用回答。”

    女子笑道,“就你身上那点银子,你以为我会看在眼中?”她缓缓道,“你觉得我是困住你,实际上,我是在帮你。”

    “这个忙可不小,我岂不欠你人情?”

    “与之后我帮你做的事情相比,这不过是件小事情。”说话间,一道光线照入了石室。

    女子走了进来。

    原来,这石室之内,一直有个暗门,只是萧金衍总想着从上面出去,却忽视了最简单的方法。

    萧金衍松开手,落在了地上。

    女子道,“这璇玑井,就如这个人间,我在井外控制着这口井,只要我想怎么折腾你,就怎么折腾你,这就叫做至高天道。”

    此时的女子,换了一身彩衣,衣服之上,有百花、有蝴蝶,有青蛙、有池塘,还有骑着牛的牧童。

    女子又道,“自我介绍下,我就是虚先生。”( 大侠萧金衍 http://www.xuanshu2.com/6_6175/ 移动版阅读m.xuanshu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