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制演绎 > 1592:阴差阳错?
    太虚门和南斗楼,为了压下对方,定会对这魔葫竭力宣传,魔葫卖个好价钱不难。顶多是赚多赚少的问题而已。

    至于你说的问题,其实一开始就不是关键。做生意嘛,谁不会往对手身边安置几个棋子呢?就算短时间派不上用场,但关键时候往往能有奇效。

    我觉得最迟明后天,南斗楼的人就会得到消息闻风而动,最先接触的定然是咱们,毕竟咱们才是魔葫的主人,万不得已才会用其他手段。”

    戚晓云盯着他,俩眼满是惊讶,半晌才从嘴里蹦出个问题:“你以前做生意的?你不是乞丐吗?”

    闫妄理不直气也壮的回道:“乞丐怎么了?乞丐就不能做生意了?”

    “……”戚晓云无言以对。

    ——

    深夜。

    太虚门设在青鸾城的拍卖行,后面墙头悄然甩出一个竹筒,外面的人精准的接住,拆开看了一遍后,一言不发的收好迅速离开。

    第二天一大清早,如闫妄所预料的那样,南斗楼的人登门拜访。

    没多久,对方便气定神闲的离开了客栈。

    闫妄继而出门,来到太虚门的拍卖行找到常青:“道友,你们太虚门的做法有点不妥当吧?”

    “怎么回事?”常青还未得到消息,面对闫妄的质问有些迷惑。

    “南斗楼的人,刚刚找上我。”闫妄面色阴沉的说道:“据我所知,拍卖似乎没有透露寄卖人信息的先例吧?”

    “什么?”

    常青震惊之余,瞬间反应了过来,知道自己这边有人泄露了消息,吃里扒外的把闫妄信息告诉了南斗楼。

    间谍嘛……

    这种东西常青也有,大家都心里门清,可这些事儿不能说出来,一旦说出来那就无疑将脸皮撕破,牵扯到身后两个仙门的话,谁都下不来台。

    常青暗恨自己不小心,没有及时封锁消息,另一方面却绞尽脑汁的思索如何解决这件事情。

    当务之急,是要稳住闫妄,给他一个交代。

    万一闫妄自觉不安全,不再相信太虚门,要求拿回魔葫不再拍卖的话,他常青岂不是血亏?

    一旦闫妄不在这拍卖的话,绝对会被伺机而动的南斗楼拉过去,且耀武扬威借此压他太虚门一头?如此的话常青不但血亏,稍有不慎还会丢掉这个位子。

    道歉是首要任务。

    常青很能豁出脸面,姿态摆的很低:“道友,此事我也没料到,对你造成这么大麻烦,在下无比愧疚。”

    闫妄阴着脸,冷冷的说道:“我没有回绝南斗楼,如今消息走漏,我必须尽快离开,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我约了南斗楼的人,后天由你们竞价,价高者得,如此我拿到玄石自然能离开,而魔葫你们能拍多少赚多少,就与我无关了。”

    常青楞了一下,旋即大喜:“道友是准备直接卖给我们?”

    闫妄微微颔首:“没错,虽然玄石会少,但胜在安全。所以我此次便是取回魔葫,你们太虚门和南斗楼尽快筹措玄石,后天开始竞价。”

    “竞价……”常青心情再次陷入不美丽的状态。

    说实话,站在闫妄的角度上,他已经很给太虚门面子了,换成其他人估计早就跟南斗楼的达成协议,连这个竞价机会都不会给太虚门。

    可话说回来,闫妄也是为了利益最大化,否则无论是太虚门也好,南斗楼也罢,谁也不会出太高的价钱,只有竞争才能抬高价码。

    待他回过神来,却发现闫妄早已收起了魔葫等寄售的东西告辞离去。

    常青沉下心想了想,心里忽然升起个念头,仔细斟酌了一下后,发现此事可行,立即起身离开了这里。

    “呵呵~”

    某窗口,闫妄二人笑眯眯的看着常青离开,口中发出意味不明的冷笑。

    戚晓云感叹:“师弟猜的好准,怎么算到他会去找南斗楼?他们不是竞争对手吗?更何况刚刚南斗楼还坑了他们一次。”

    闫妄笑笑:“竞争对手又不是生死仇敌,而且他们还都在青鸾城内,何至于闹得你死我活呢?做生意可不是这么做的。”

    戚晓云翻了个白眼:“所以,你一开始说的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是骗我的?”

    “没骗你,我一开始确实打算这么做。”

    闫妄摇摇头,沉声说道:“不过万事得做个后手准备,如果他们真的打算撕破脸,咱们自然能得利。

    然而谁都不是笨蛋,面子在生意面前就是个屁。

    他们双方之中,只要有任何一个,先于放下面子寻求合作,另一方自然不会拒绝,双赢的局,总比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好得多。

    双赢之局,但现在棋盘却有三方,他们赢了的话,咱们就得亏……,所以要做点准备,让他们无法联手。”

    “怎么做?”戚晓云来了兴致,凑过来问。

    闫妄笑吟吟的说道:“很简单,一锤定音的卖!”

    “这就能行?”戚晓云狐疑。

    闫妄解释:“他们是商人,商人做生意,求的是利益最大化,而我之前与常青以及南斗楼的人所透露的是竞价。

    在潜移默化的习惯下,他们定然会以为,我会如他们料想的那般,将东西拆开来卖,一件件的竞价,这样才能利益最大化。”

    戚晓云恍然大悟:“所以,师弟直接一次卖掉,不给他们机会?”

    但说话的同时,她忍不住又问:“万一他们商量好,把魔葫等东西买下,事后再进行分润该怎么办?”

    “不可能。”闫妄断然摇头:“我刚刚所说的双赢,是建立在双方没有得到东西的情况下,这样自然没有撕破脸的必要。

    万一其中一方,已经把东西吞下肚子,你觉得他们还会吐出来便宜其他人?他们都有个底线。

    如果我一件件拆开竞价,他们自然会不约而同的联起手,把价格压下来,届时大不了联手举办一个大型拍卖会即可。

    但我现在一次卖掉,无疑是中断了他们的退路,也打死了他们合作的可能性,两虎相斗必有一伤,再不复双赢之局。

    说白了,这些人心里都有个限度,如果过了度,他们就会联手。可在界限之内,他们就会不遗余力的坑对方。”

    戚晓云眼角抽抽,费力的提升思维运转速度,企图跟上闫妄的思路:“你的意思是,你看到了这条线?”

    “嗯。”

    闫妄点点头,继续说道:“如师姐所言,先由一家买下来,然后再分个你我之类,这种事一开始就不可能发生。

    且不说这限度的问题,最主要的是魔葫可不单单只是一个葫芦,还有其他套件呢不是吗?

    有些东西还是原配的好,少一个就有缺憾,价格就会受到影响。所以这些套件的价格,到底该怎么定,怎么算?这又是一个根本扯不清的破事儿。”

    “……”

    戚晓云沮丧的坐了下来,面露颓然的撸着大白。

    她放弃了,跟这种城府心机太深的家伙打交道,自己根本跟不上对方的思路,这差距简直太大了。

    就好比打lol游戏,自己还研究下一件装备怎么出,对线怎么打,大招怎么交,要不要找打野爸爸……

    而自己的队友已经早在开局之前,把敌人的习惯,操作,走位等等研究了个透彻,连对方啥时候交闪现都一清二楚。

    “师弟觉得,能卖多少玄石?”戚晓云羞愧的把脑袋埋到大白的毛里,闷声闷气的问。

    闫妄眼中闪烁着精光,笑吟吟的回答:“几百万玄石左右。三七分账,我七你三,师姐以为如何?”

    “我能拿三成?这么多?”她忍不住抬起头,惊呼一声。

    戚晓云自觉在这件事中,自己根本没有出过力,而且到最后还是闫妄救了她,否则小命都没了,哪还有现在?

    就算闫妄大度,会分润她一些玄石,戚晓云也觉得几百,几千已经是极限了,再多……拿着烫手。

    可是,闫妄的回答,着实让她吓了一跳,这让戚晓云心里不自觉泛起了其他的小心思。

    譬如:‘师弟是不是喜欢我?’‘是不是暗示?’‘如果是暗示我该怎么回答?’‘哎呀呀,好害羞……’。

    闫妄笑意盈盈的望着她:“若非最后师姐出手激发灵符,将胡道生封死,师弟我也没有办法将之除去。

    而且当时还在魔葫之中,说不得还会付出更大的代价才能保全性命,师姐你可算是救了我一命啊。”

    “啊……啊?是这样吗?”戚晓云恍然点头,但俩眼却透着迷茫,看起来有些傻夫夫的。

    ——

    两天后。

    三方座谈。

    常青本来信心在握,然后当他听到闫妄把所有东西,一次性打包竞价的时候便懵了。

    而对方找的理由更让他无法反驳:太危险,早点处理早点离开,省得麻烦。

    千算万算,常青愣是没料到这一招。

    从之前闫妄果断拒绝将魔葫卖给他来看,这家伙是个利益最大化的家伙,是个赤果果的逐利之人。

    这么一个人,为什么会做出这个决定?

    难道他早就料到自己这边会如何应对?所以才突然来这么一手?( 无限制演绎 http://www.xuanshu2.com/3_3959/ 移动版阅读m.xuanshu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