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制演绎 > 1558:还不够
    当啷……

    刺耳的响动震耳发聩。

    却见什猡,手上被一层森白的骨甲包裹,生生将这束凝练到极致的剑芒捏碎,且誓不罢休的朝闫妄抓去。

    闫妄万万没想到,对方竟然能强到如此地步,猝不及防下体表雷罡刹那分崩离析,骨爪接触血肉,在什猡轻蔑的目光下寸寸挺进。

    噗嗤……

    闫妄不可置信的低下头,看着穿心而过的手臂。

    什猡得意的用另一只手抬起闫妄的下巴,直视着他的眼睛:“我早就说过,你不过是……啊……”

    “如何啊?”

    闫妄轻笑,足下猛踏一脚踹在什猡身上,不但抽出了她那染血的手臂,顺带拔出刺入腹部嘴巴的赤霄。

    “你找死!”

    什猡被闫妄这般偷袭得手,俨然愤怒到了极点,左侧那双紧闭的眼睛霎时张开直视闫妄,仿若蕴含无量星空,充满了无穷的吸引力。

    然而闫妄仅仅失神一刹,便彻底恢复清醒。他心有余悸的嘀咕着,脚下倒是步子不停迅速朝什猡靠近,试图想要趁着那一剑造成的伤害继续扩大战果。

    不过这次他的算盘落空了,什猡在察觉到闫妄的意志很强,攻击难以奏效后,便果断改变了策略,扬手骨刀横扫。

    闫妄皱眉,但不得不变刺为挡,抵住拦腰一斩。可惜再等他又待出手的时候,这刹那的机会已经错失。

    什猡调整过来后整个人气势暴涨数倍,稍稍拉开距离后便如鬼魅般出现在闫妄身后一爪扫出。

    猝不及防下他甚至只能背剑侧身,根本无法完全避开。

    他就好似稻草一样,被什猡直接砸飞,未待落地对方便再次追上。

    她的攻击犹如骤雨狂雷,连绵不绝如若江涛,一时间闫妄根本无法反击,完全被暴怒的什猡压着打。

    二人的差距,着实有点大。

    并非魂魄方面的差距,更不是武技的差距,而是肉身……

    就算将【金玉琉璃体】点满,就算又有【玄极雷罡】护身,可对于什猡而言仅仅只是多费两分力气罢了。

    有血魂戒的加持,闫妄之前还能跟得上对方的速度,甚至打的有来有往。

    可是现在他内力空乏,再加上着周围涌动的全是魔气,他根本发挥不出无量境应有的优势,面对爆种的什猡着实有心无力。

    当啷~

    勉强挡下对方凶狠一击劈斩。

    闫妄喉咙一甜,当即喷出一股血雾,身体再度飞出,在周围本就疮痍坑洼的墙地上,再度留下一个大坑。

    什猡见他凄惨得模样,连站起来都极为费力,不禁发出呵呵的冷嘲:“废物,武者修炼到无量境又如何?不还是废物?”

    “多谢。”

    仅剩半边脸皮,身上骨肉分离,好似破布娃娃一样的闫妄,忽然露出难看的微笑。

    “???”

    什猡突闻此话,不禁有些呆愣。可当她看到闫妄的动作时,不禁面露愤怒:“死吧,你这个废物。”

    却是这一番打击,什猡不经意间把闫妄推到了仅剩的龙柱旁,或许一开始在有魔煞充斥的情况下,闫妄打碎它还需费点力气。

    不过当什猡爆种,彻底抽空周围魔煞凝于自身时,这个龙柱上的魔纹便失去了力量,变成普通的铁石柱子。

    只听咔嚓一声。

    龙柱断裂,那枚褐黄色的灵纹轻巧的落入闫妄手中。

    【血魂戒】

    【无极剑步】

    闫妄仅剩的内力全部调动,三个丹田连通所有经络,彻底运作了起来。

    电光火石间,他一步百米不顾一切的冲向出口。

    这个破地方在二人如此激烈的战斗中,纵然千疮百……没有孔,就算打成这种破烂模样,还他么没塌,这种质量实在让闫妄懵逼。

    所以以防万一,他决定走出口跑路。

    不过算盘打得挺响,什猡会放他走吗?还是在他夺走两枚灵纹的情况下。

    答案很明显:会!

    原因?

    因为皇帝下来了。

    他就这么站在阶梯口,任由闫妄窜出去却并未阻拦,目光一直落在什猡身上。

    也不知什猡是不是吃错了药,她在见到皇帝后,第一反应并非愤怒,更不是杀了他,而是……愧疚。

    没错,愧疚!

    闫妄对自己的眼力还是很有自信的。

    方才窜出去的刹那他还想回身嘲讽,给什猡普及一下中指是什么含义,但联想自己的小命,他最终还是只看了一眼便迅速跑路了。

    ——

    四目对视。

    良久。

    什猡忽然低头,避开了皇帝王泽玮的目光,似喃喃一般轻声说道:“我现在这个样子,很难看吧?”

    “早有所料。”王泽玮笑了笑,眼神一如既往的温柔,就仿佛面前站的不是妖魔什猡,而是那个舒妃。

    “什么时候?”

    什猡闻言,惊讶的抬起头,脸上的鳞片逐渐褪去,露出雪白的肌肤。短短几个呼吸,她便重新化为舒妃的模样,甚至那及腰长发也未有改变。

    “什么时候……”

    王泽玮皱眉想了想,似乎在翻阅曾经的记忆,过了好一会儿才回答:“在朕刚刚登基的时候吧。”

    什猡抿了抿唇,眼角似有一丝泪渍隐现,声音中带着浓重的鼻音:“那时候……您还记得?”

    王泽玮温柔的笑了,他解下外袍,来到什猡面前轻轻的替她披上,伸出手拨开她面前一缕发丝:“怎么会忘呢?”

    什猡不由抬起头:“那您……”

    王泽玮打断了她的话,似感叹般轻言:“不仅是我,父皇也知道,我们……一直都知道你们的底细。”

    这次,什猡是真的震惊了,她自以为隐藏的很好,他们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暴露过任何马脚。

    但是今天,对方却突然告诉她,并非他们隐藏的好,而是一直都存在于对方的眼皮子底下,只是对方没有揭破而已。

    她问:“为什么?”

    王泽玮望着她,回答:“你们想以朝廷作名义来打压宗派,打压世家,从而彻底达到一统,这是你们的目的,又何尝不是朝廷的目的呢?”

    “……”什猡无言以对。

    这句话让她明白了,自己这边的一切,其实一直都被对方掌握着。朝廷在等,等什猡他们达成目的。

    什猡心里一凉,喃喃有声:“所以,您一直静等,不……皇室等了很多年了吧?就是为了等我们成功那一刻?”

    “你小觑了闫妄。”

    王泽玮没有回答,反倒挑起了另一个话题:“不只是你小看了他,从前的老三,如今的老二,甚至天下人都小看了他。

    他不只是天才,可所有人却只看到了他的资质。有见地的人会看的更深一层,看到他的心机城府。却无人注意过,看清楚过他崛起的过程。”

    “过程?”什猡若有所思。

    “他为何修炼如此迅速,仅仅是所谓的资质,你觉得可能吗?”王泽玮笑了笑:“你知道很多年前,失落在世间的灵纹都在哪里吗?”

    如此明显的暗示,什猡如何听不出来,她不禁瞪大了眼睛,失声道:“难道都在他手里?怎么可能?”

    王泽玮轻笑着:“灵纹蕴含天地至理,非天命之人不可参悟。妖魔的诞生源于此,妖魔的消失也源于此。”

    什猡喃喃:“他是天命之人?”

    王泽玮不可置否的点点头:“极有可能。”

    什猡焦急的说道:“那您为何不阻止他?一旦他跑掉,绝对会宣告天下,届时各方势力闻风而动,不但我们覆灭在即,朝廷也难以幸免。”

    “他不能死,现在不能死。”

    王泽玮目光变得幽深:“如果他现在死了,朕可就没机会,一举剿灭天下宗派,扫出各方世家了。”

    什猡有些狐疑:“单凭镇武阁?”

    她不明白为何王泽玮有如此信心,须知朝廷对外宣传的,最为顶端的战斗力也就是镇武阁而已。

    但光凭这个震慑有余,要想剿灭世家宗派绝无可能。

    否则,朝廷何至于等到现在?何至于明知什猡他们的身份,还故作不知,且企图借他们的手消灭宗派世家?

    王泽玮嗤笑:“朕自有控制他们的办法,同样也有控制你们的办法。别忘了这些年你们可从未防备过朕,衣食住行可都是御膳房……”

    “……”什猡沉默了。

    “比如……”

    王泽玮呵呵笑着,拉着她走出这里:“爱妃是否经常有种恍惚的感觉,是否只有在皇宫才能增强实力?”

    “参见圣上……”

    不知何时,外面已经聚集了许多人,见到皇帝的刹那纳头便拜。

    什猡呆呆的望着他们,这些人除了如今的身份以外,他们其实还是妖魔,或者说伪装成人的妖魔。

    他们在今天以前,还听命于自己,可是现在……

    王泽玮轻抚着她的脑袋,缓声说道:“你这些年发展的势力,其实都是朕特意送给你的啊。”

    “我们是妖魔。”她近乎梦呓的说道。

    “妖魔?不过是异于常人的生灵而已。”

    王泽玮哈哈一笑,话中却透着为君者的霸气:“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入我治下,当为百姓黎民。”

    什猡望着面前的武者,苦笑:“单凭这些,还不够。”( 无限制演绎 http://www.xuanshu2.com/3_3959/ 移动版阅读m.xuanshu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