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制演绎 > 1551:凶手,我说你是凶手。
    待她走后,闫妄隐晦的撇了撇嘴。

    这件事确实诡异,诡异之处就在于……是他自己搞的。

    没办法,魏星这厮身体倍好,吃嘛嘛香,如果不搞出点事情,以他如今的年龄,起码能在镇武阁象首之位再坐个一二十年。

    闫妄明显等不了这么久,不得不头先揭开底牌先把魏星处理掉。一连串的事情都是他暗中设定好的,算好的。

    那个一品大员,充其量只是运气不好,非跟魏星生在一个祖地,除他之外其余人的身份又不足以惊动魏星,所以也只能选他了。

    “阁下,一路走好。”

    闫妄斟酒满杯,迎着微风遥遥举起,呢喃着一饮而尽。

    理由?

    世间这么多事,哪能各个都给出个合理的理由?

    大都不过是无头无尾的腌臜事罢了。譬如闫妄和魏星之间,本就没有恩怨,但他却必须死一样。

    “来人。”饮尽杯中酒,闫妄靠在椅子上,扣了扣桌子:“将这封密函送到主上那里,务必尽快……”

    人死了,自然要上位了。

    这么大的事儿出来,象首之位再度空了下来,盯着这个位子的可不仅仅他一个,闫妄不介意让这些人先过去试试水,等全都碰壁以后再出来收拾残局。

    算算日子,等密函送到二皇子手里的时候。正好有几个心怀贪欲的倒霉蛋出现吧,这件事想办容易,想办好却不容易。

    如果只是让皇帝满意,如当初的监察司一样捏造个真相即可。

    但这件事搞得太大了,办事的人不但要让皇帝满意,还得让苦主,也就是魏星一家,那位一品大员一家满意。

    让所有人都满意,可就不容易了,毕竟众口难调嘛。

    所以得这么办!

    闫妄搓了搓手指,想起了很久之前的一幕。

    ——

    是夜。

    姬雨柔的身影,忽而出现在闫妄床边,笑吟吟的望着他,目光温润宛转透着一抹淡淡的妩媚:“何事?”

    闫妄随口说道:“把你冷月宫下,那坟地里的金银宝货启出来吧,到了用上它们的时候了。”

    “好。”

    姬雨柔不无答应,随即问:“你就不问问我们那边进行的如何?”

    闫妄笑了笑,轻声回答:“有陈美玲在,你们又居于暗处,计划自然不会受到太大的阻碍。”

    姬雨柔啧啧称奇:“啧啧,你对她这么有信心?”

    “陈美玲,可是真正的一个巾帼不让须眉的人。”闫妄失笑:“而且经过之前那件事,她比谁都明白如果要成功,就必须要忍耐。”

    姬雨柔锲而不舍的追问:“那你又是如何确定,我会帮你呢?”

    “因为,你是人。”闫妄睁开眼看向她,目光真诚,毫无半点作伪。

    “我是妖魔。”姬雨柔不自觉错开他的注视,声音略显萧冷。

    “人和妖魔,不只是肉身的区别。”闫妄笑了笑,悠悠说道:“有些人,虽然是人,但做出的事情比妖魔更令人作呕。”

    “……”姬雨柔没有再言,她知道闫妄说的是谁,可她心里依旧有些触动。所为的,不过仅仅是闫妄那句话——是人。

    自从她成为半妖魔后,再没有人对她这么说过了。

    闫妄问:“替罪羊找好了吗?”

    姬雨柔点点头:“找出来了。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尸体,人证,物证,线索……应有尽有。”

    “那就准备一下吧。”闫妄抬起头,迎着月光抓了抓,似乎要摘下这颗星辰。

    ——

    短暂的火热风头一过,在连续几个人接手此事,却尽皆折戟沉沙后,这个位子反倒在众人眼中变成了烫手山芋。

    就在这时,二皇子举荐云州镇武阁狮首闫妄,前往目的地处理此事。

    而大皇子和三皇子觉得,丫是想捧人想疯了,这事儿就凭闫妄那乳臭未干的家伙能摆平?

    抱着这个想法,他们非但没有横加阻挠,反倒同时出言附和赞成,毕竟这次二皇子玩脱了,闫妄免不了要连带被责,肯定是要倒霉的。

    数日后,自京城一封诏令发往云州。

    事发地是在禹州,距离云州路程算不上近,闫妄纵然提前出发,依旧废了些许个月的功夫。

    装模作样的照例问询一番,然后去各个地方勘察一遍,闫妄根据之前早已设计好的一切,开始走起了流程。

    首先,他‘不经意间’遇到一个要饭的乞丐,在她口中得知某些疑似纰漏的线索,根据这一点展开追查。

    而后经过了无数曲折,以及运气眷顾。

    闫妄终于找到了杀害魏星以及朝廷命官的‘真凶’,一个隐藏在百里山脉中,装神弄鬼的妖魔。

    凶手出现,自然要前去讨伐。

    由于妖魔强大,且为了避免他得到风声逃窜,闫妄让其余人在城内等候,而自己则提剑单人前往。

    “你终于来了,我等的好苦呢。”姬雨柔揉了揉自己光洁的小腿,语气中带着一丝撒娇的意味。

    “妖魔呢?”

    闫妄没有废话,开口直奔主题,说话的同时已经抬眼看向山脉深处,原本平静淡定的表情,隐约被一丝惊异充斥:“你这个妖魔找的还真合适啊。”

    姬雨柔皱了皱鼻子,哼哼道:“那当然,不过你是不是对手就不知道了。要不要我和陈美玲帮忙?”

    “还可以。”闫妄微微一笑:“毕竟这可是杀了魏星的凶手,如果弱了反倒太过假了些。”

    姬雨柔没有再劝,站起来让开路,担忧的提醒:“小心,他真的很强。”

    “我知道。”

    闫妄脚下一踏,狂暴的气势瞬间爆发,澎湃的紫红电弧雷霆将周围草木彻底炸碎,伴随着嘈杂且刺耳的轻啸,人已消失在原地。

    “谁?”

    “杀你的人……”闫妄没有跟他打嘴炮的心思,凌空一踏,右手按在赤霄剑柄,顺势拔剑出匣,迸发万千雷光。

    山峰霎时被炸斩碎裂,庞大的山体隆隆倾塌,露出下方一足有丈许高低,四臂六目,身披甲片鳞羽的妖魔。

    “找死!”

    妖魔抬头盯着闫妄,愤而长啸,四臂狂舞掀起骇然的声势,陡然在地上一砸,身体瞬间弹向空中,朝闫妄冲来。

    当啷~

    利爪与赤霄碰撞,剑芒吞吐,余波四射,妖魔锋利的尺许利爪肉眼可见的被生生磕出一个豁口。

    吼……

    妖魔猩红的眼眸中闪过惊异之色,四爪纷飞,化黑蟒数条拖着令人炫目的残影将闫妄囊括其中。

    砰,砰……

    闫妄外袍被劲风撕碎,露出宛若琉璃般闪烁着淡淡紫红色的身躯,利爪与之碰撞,却仅仅只能划破一层外皮,断无法伤及他的筋骨。

    【玄极雷罡】

    【无极剑步】

    【雷霆崩月】

    较之妖魔的攻势,闫妄的应对更为刚猛,动静之间鲜有躲避的动作,见他双手持剑,赤霄剑身遍布雷霆血光,澎湃呼啸须臾便斩出百余剑。

    招招夺命,剑剑染血。

    几经强化改造,早已脱离凡品的赤霄何等锐利?

    连妖魔身上最坚硬的,可作为武器的利爪都能崩开豁口,更何况妖魔身上鳞羽甲片?

    二者缠斗不过数十息,闫妄身上层层遍布着密集的伤口,虽然浅薄堪堪破皮,但层层叠叠下依旧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反观妖魔,整体看上去较之闫妄凄惨了太多,一只胳膊从关节处被他生生砍断,身上纵横交错着一道道血肉翻卷,深可见骨的剑痕。

    肉眼可见其体内流质般魔气不住涌动,试图将伤口愈合却被好似跗骨之蛆一般顽固的紫光阻碍,要花去更多的力气才能将之驱逐。

    “给我死来!”

    妖魔咆哮着,六目闪烁,开合之间迸射数道红光,刺穿层层剑幕,如入无人之境般朝闫妄眉心摄去。

    剑!

    赤霄轻吟,赤龙咆哮惊天。

    周围的空间似乎都在震荡,穹巅云层彻底湮灭,漫天光华汇聚,在短短一刹凝结百千剑光,如雷霆暴雨,灭世神矛般朝对方扎去。

    魂力扩散,如山如渊遍布十方,无形无相却迸发无尽杀机,宛若锋芒利刃,触之便会被鲜血淋漓。

    砰砰……

    连续数声巨响,连带着圈圈气浪涟漪炸裂,周围地貌在刹那间再次被硬生生改变。

    从二人交战起始,山峰嶙峋怪石丛生,转变成山丘满目,废墟疮痍,而如今连山丘都不再存在,此地被碾平成一马平川之四方盆地。

    光柱余势不减,穿过障碍将闫妄背后数座山峰洞穿,方才渐渐消失在远处。

    挡下了是不假,但闫妄也不算好受,魂力消耗太大,让他面色有些发白,他这次用魂力挡下了对方的攻击,这样可以腾出手运转内力反制对方。

    反观那妖魔,整个被无尽雷霆轰入地下,掀起漫天灰尘碎石。

    纵然魔气浩荡,黑雾缭绕混杂着灰尘弥漫周围,依旧无法阻碍拥有阴阳眼的闫妄,清晰的看到这厮狼狈的躺在坑底。

    他半个身体都被削掉了血肉,徒留骇人的骨架缠着一股股黑色流质缓缓蠕动,诡异的是这妖魔的气势却不减反增,给予闫妄的压迫力越加庞大。

    “有趣,有趣。”

    闫妄眼珠展露异样,映着身上那层深沉仿若铠甲般的紫红色电光,整张脸更显几分狰狞与癫狂:“我倒要看看,你的骨头……到底有多硬。”( 无限制演绎 http://www.xuanshu2.com/3_3959/ 移动版阅读m.xuanshu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