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制演绎 > 1333:机缘那个巧合~
    ——

    两日后。

    闫妄最终,还是发挥了优良的拖延症特长。

    以写封家书,告知父母,这个借口,好死赖活的延长了两天,这才怏怏的在李婉柔冰冷的目光注视下,收拾行李出了城。

    “机缘吗?”

    闫妄目光闪了闪,他趁着把家书送闫家开的店铺时,暗中告诉掌柜,他从画中得到的线索,让他们派人去将东西取出,送到苏州,等待他去取。

    这掌柜是闫家的家仆,世代都给闫家做事,对于这些人,闫妄还是信得过的。

    他们是来苏州这边送货的,来之前受到了闫信的命令,在送完货后,暂且逗留在苏州,听候闫妄差遣。

    路上~

    蓦得,李婉柔目光看向左边,凝声说:“那是什么?”

    “兵器?”闫妄看了眼,无精打采的回答:“可能谁不要的,随手丢在地上吧。你看刀都断了一半。”

    “……”李婉柔无言以对。你他么就没点警惕性吗?好歹出来走江湖,怕不是离家的时候忘带了脑子?

    还是说……

    她心里有点纳闷,难不成是因为,这部戏属于龙傲天类型,一般主角都带有降智光环,所以闫妄身为小反派,也被波及,降低了智商?

    李婉柔勒马停下,翻身下来,走到道路便的草丛处,拨开青草,脸色微微一变:“是片血迹,而且看样子,似乎就发生在不久前。”

    闫妄挑了挑眉毛,一脸后知后觉的惊讶:“李姑娘,你的意思是,这附近前段时间,发生过战斗?”

    “!@*!@”李婉柔俏脸一黑,你他么现在才反应过来?

    不过,闫妄下句话才真正让她无言以对。

    只听他怏怏的说道:“这世道,那些江湖大侠天天窜上窜下的,动不动就惩恶扬善,在这荒郊野岭,发生战斗也不稀奇吧。

    说不定死的就是什么山贼土匪之类的,人大侠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你行走江湖这么多年,难道不清楚吗?”

    李婉柔被他气得太阳穴直突突,但张了张嘴,愣是被他这番话说的无法反驳。他说的不错,这世道确实如此。

    可问题在于,死的不是土匪山贼,而是……门派弟子。

    “你在看什么?”

    闫妄下马,走来见李婉柔呆呆的盯着树杈上挂着的布条,不禁伸出手在她面前挥了挥。“不就一块破布吗?我看了,上面的条纹印记,是四合谷的,跟你不一家。”

    李婉柔站起来,幽幽的说道:“我记得,咱们临走前,客栈的小二说过,那块陨铁似乎就是被四合谷的人拍走的。”

    “很正常嘛。”

    闫妄牵着马,一边走一边说:“我们行商的有句老话,叫财不露白。四合谷大张旗鼓的一掷千金,买下这么个宝贝,不免有人眼红,暗中尾随准备偷袭抢夺也不算意外啊。”

    李婉柔忽然发现,无论什么事儿,搁闫妄嘴里出来,都显得有理有据。

    这厮的口才,以及忽悠人的能力,圆谎的本事,不是一般的强,该说不愧是商贾培养出的继承人吗?

    闫妄顿脚止步,翻上马说道:“依我看,咱们还是快点赶路吧。到地方就不用再受这奔波之苦了。

    行侠仗义这种事儿,还是交给大侠吧。

    各扫门前雪才是王道,别想着惹麻烦上身,能敢对四合谷这种门派势力出手的家伙,要么自持实力高强,要么背后有靠山,无论哪种咱们都惹不起。”

    “……好好,我知道。我发现你怎么比女人还啰嗦。”李婉柔有点头疼的打断他的话,没好气儿的说道。

    蓦得,她目露寒芒,手背隐有青筋浮现,一字一句的说道:“不过,我觉得咱们似乎,走的有点晚。”

    闫妄懵逼的抬头望了望天,纳闷道:“啊?不晚呐,这太阳还高着……”

    “小心!”

    话未说完,马下的李婉柔瞬间抬手,抓着他的左臂,直接把闫妄从马上扯了下来。

    下一刻。

    伴随着一阵破空声,几道黑光从闫妄方才所处的位置穿过,没入丛林之中。

    李婉柔脚下一滑,顺着马腹钻了过去,丢下一句:“我顾不了你,自己小心。”

    “杀了他们。”

    嘶哑的声音从道路两边传出,几个大白天穿着黑色劲装,脸上套着黑色布套的人迅速跳出,分散开来,默契的将闫妄和李婉柔隔开。

    或许,他们之前就发现了闫妄二人,且一直没有动作,似是在观察。

    当他们发现闫妄只会放嘴炮,絮叨的跟个娘们一样,打扮又颇为华贵,料定他是个富家公子哥儿。

    所以,三个黑衣人,两个围攻李婉柔,而把闫妄留给了最后一人。

    黑衣人一跃而起,翻过马匹,手中长剑直指趴在地上闫妄的后心,出招虽然凌厉,但其实却没有灌注多少内力,他的大部分注意力,还是放在李婉柔身上。

    须臾之间,闫妄徒然一拍地面,凌空翻转,内力附加之下,肉掌精准的拍在剑脊处,同时自下而上,一招阴狠的点脚,戳在黑衣人腰腹。

    半空之中,无处借力。再加上黑衣人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死活没料到宛如咸鱼一般的闫妄,出手竟然如此狠毒快速。

    他头套下的脸色瞬间青白,闷哼吃痛,当即甩剑横切,要将闫妄逼退,为自己争取喘息之机。

    力道太大了。

    恰巧那一脚,点中他丹田。凝聚的内力在刹那间溃散,给他造成了不小的反噬。

    闫妄抿着嘴,余光扫了眼不远处的战局,心思急转。

    不能暴露实力。

    他果断放弃了直接毙敌的打算,沉腰滑步,迅速退出数米,躲开黑衣人凌厉的剑锋,遥遥盯着对方。

    “好小子,竟然藏拙?”黑衣人博得喘息的机会,连忙运转内力,缓解腰腹的剧痛,阴翳的目光如钉子般落在闫妄脸上。

    闫妄不为所动,自上而下,在黑衣人身上扫了一遍,继而落在他手中的兵刃上,忽然说道:“你是点云派的人。方才那一剑,应该是点云拨月,没错吧?”

    黑衣人动作一顿,眼中杀机越加浓郁:“好小子,年纪不大,见识不少。今日留你不得,受死……”( 无限制演绎 http://www.xuanshu2.com/3_3959/ 移动版阅读m.xuanshu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