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制演绎 > 1322:病秧子一个
    “喂,喂,撞上了,撞上了……”

    就在这时,一阵惊怒的叫嚷,将闫妄从失神状态拉了回来。

    定睛看去,是一名武人打扮的少女,身旁还跟着十几个拿着兵刃的男女,一看就是江湖中人。

    她眼睛瞪得溜圆,愤愤的拦在路中间盯着闫妄,脸颊带着一抹黑灰,手上还提着一把明显不适合她的长剑。整体看去,有点滑稽。

    “这么宽的路,非要走中间,不撞你撞谁?”

    闫妄白了她一眼,扯了扯缰绳,撇嘴说道:“小家伙,这世道可不太平,出来行走,也不怕丢了小命。”

    女孩鼓起包子脸,想要反驳,但目光触及到闫妄的眼神,心里不自觉失了几分底气。

    蓦得,她不甘的扭过头,错开闫妄的视线,女孩低声嘀咕:“又是纨绔子弟,真是令人生厌。”

    “呵呵~”

    闫妄的余光,在其他人身上扫了一圈,继而落在女孩身上,触及她手里那把长剑,瞳孔微微一缩,唇角勾起一抹含有深意的笑容。

    遂,见他策马掠过,留下一阵轻笑:“这剑,你拿着不嫌沉吗?闯荡江湖也需要一把趁手的兵刃不是?”

    “气人的家伙。”

    眼看着闫妄得意远去的背影,女孩张嘴就要说些什么,但当即吃了一嘴灰,不由呸呸几声,气呼呼的走到路边,一边骂一边从水壶中灌了一口水漱口。

    这时,人群中为首那男子眯了眯眼睛,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轻声说道:“那个家伙,似乎有所隐藏。或许不凡,但可不是小师妹说的纨绔子弟。”

    “是啊,见到我们也没有丝毫惧意。应该也是江湖中人。”一人接口说道:“就算不是,也身份不凡。”

    男子沉默几秒,摇头失笑:“只是偶遇罢了,无须放在心上。”

    路上。

    “四合谷吗?”闫妄回想起女孩手里的长剑,坠着的那枚极具标志性的配饰,以及隐藏在官道旁,丛林中的气息,眉毛不自觉的拧成一团。

    他们怎么会来这里?

    如果闫妄没记错的话,四合谷应该是苏州那块的门派之一。这里距离苏州……起码一个月的路程。

    但问题来了,这是为什么?

    难道是勾引那些绿林匪徒打劫,然后行侠仗义吗?

    亦或者,有其他不为人知的目的?

    “算了,回头让人查一查便是。”在崇和这一亩三分地,闫家也算是地头蛇,想要摸清楚,应该不难。

    暂且放下这些乱七八糟的无关想法,闫妄很快赶到码头。

    没错,就是码头。

    大名鼎鼎的无影盗,行踪飘忽不定,其实丫的老巢,压根就不在陆地上,而是在某个隐秘的海岛上。

    那地方确实算个风水宝地,周围有迷雾遮掩,满是暗礁,不知道路的人,进去要么迷路,要么撞沉船,淹死海里。

    “哟,这次怎么是少爷来?”一个帮工接过缰绳,笑着说道:“难不成阎老爷改脾气,同意您跟当家的习武了?”

    闫妄随口说道:“闹了这么多年了,不同意也得同意不是?”

    “啧,少爷随我来。”

    帮工牵着马栓好,带着闫妄登上了小舟。

    曾经闫妄闹着要练武,沙天虎替他摸了摸骨,发现天赋上佳,所以就同意了。

    然而他老爹闫信坚决反对,闹了好一阵儿,终归让沙天虎熄了心思,并且闫信以后也很少让闫妄跟沙天虎见面了。

    闫信原以为,闫妄只是三分钟热度,过段时间就消停,谁知道跟他别扭到现在。无奈之下只能认命……自家娃儿,确实不是啥读书的料子。

    船上,闫妄望着一江碧水,宜人景色,轻声问:“元鑫身体还好吧?”

    帮工划桨的动作僵硬了一下,脸上的笑容被担忧所替代:“还可以,近段时间有所恢复,不然也不会挑这个日子成亲。”

    闫妄拍了拍身边的锦盒,笑道:“我爹这次,搞到了这支百年雪参,应该能让元鑫恢复好点。”

    “那,多谢少爷了。”帮工目露感激,毕竟沙天虎现在可只有这么一个儿子。

    虽然闫妄也是他的义子,但总归不是自家亲生的,将来庞大的家业,可都得让沙元鑫继承呢。

    片刻后,穿过重重迷雾,小船终于靠近了终点。帮工跳下船,拖着它来到岸边,拿出木板垫好,省的闫妄踩湿鞋。

    “少爷,咱们到了。”他拍拍手,抹了把脑门的汗说道。

    “少爷好。”

    “嗯。”闫妄笑着点头,跟着帮工进了寨子。路上他随口问道:“那新娘子什么来路?在哪弄的?”

    帮工咧嘴笑道:“是前段日子,劫船的时候逮住的。还是个富家小姐,一开始闹性子,寻死觅活的。这不……饿几天就老实了。”

    “底子查清了吗?”闫妄目光闪了闪。

    “查清了,似乎是苏州那边的商会,过来开商道。”帮工回道:“他奶奶的,敢来这里做生意,还不先交税子,也是胆子挺大。”

    又是苏州。

    这个新娘子,跟之前他碰见的四合谷的人,有关系吗?

    闫妄不自觉皱了皱眉。

    门口的人见到闫妄,连忙敲门喊:“当家的,快出来看,看看谁来了?”

    “谁?谁?吵吵嚷嚷的,吓着你家少爷,老子劈了你。”

    屋门打开,一个足有两米高,好似暴熊般健壮的大汉,摸着噌亮的光头,一脸恶相的走了出来,骂骂咧咧。

    闫妄哈哈大笑,将锦盒递给旁边的女子,大步走了过去:“义父,难道我过来,你不欢迎?”

    沙天虎闻言,微微一愣,抬眼看到闫妄,不禁眼前一亮:“哟,看老子的干儿子过来了。咋,你爹这次没拦着?就不怕我把你留在这当海盗?”

    “闹了这么长时间,总不能压我一辈子吧?”闫妄反笑,上前几步探头看了看屋里:“怎么样,元鑫的身体不会出事儿吧?”

    “还行吧。就这么拖着……”

    沙天虎笑容敛去,叹了一口气,忧虑的说道:“附近的医家,老子都找过,都没什么根治的办法。”

    “或许,找江湖人?”闫妄给他出了个主意:“不是有什么号称医仙,医鬼之类的人吗?找他们试试?”( 无限制演绎 http://www.xuanshu2.com/3_3959/ 移动版阅读m.xuanshu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