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制演绎 > 1242:引出监护者
    “果然有同伙。吸血鬼?男爵还是子爵?”

    闫妄眼前一亮,脸上浮现出激动的笑容,让这名吸血鬼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他冥冥中感觉到从面前这个男人身上,传来的浓浓的恶意。

    似乎……看到了什么好玩的玩具???

    “他是子爵。”薇薇安走了过来,将众人保护在身后,举起枪牢牢的锁定着吸血鬼。

    “公侯伯子男,倒数第二。”

    闫妄咕哝着含糊不清的话,剑锋一转,踏步迎上,内力如江河湍流,在体内急速运转,给予了他全方位的提升。

    欺身而上,一剑……开膛。

    指甲与剑锋接触,迸发出刺眼的火星。闫妄硬生生突进一截,势如破竹般顺着他的衣袍,凛然压剑,在吸血鬼的胸口开出一道浅浅的伤痕。

    吸血鬼见此情况,不禁骇然失色,黑雾缭绕间,身体猛然后撤,与闫妄拉开距离,恶狠狠的盯着他:“你竟然敢伤害到尊贵的……”

    “什么玩意?一只扑棱蛾子哔哔个屁啊。”

    闫妄拧起眉毛,以不逊丝毫的速度再度压上,赤霄龙吟,在丛林间回荡不休,道道光影撩人眼球。

    模糊的身影,迫使夏普等人不得不闭目侧身,无法直视战局。

    叽叽叽……

    三合之后,闫妄突然脚下一踏,身体暴退。反观那吸血鬼,身上早已被黑雾笼罩,自中迸发出聒噪的蝙蝠叫声。

    不多时,道道黑影争相爆发,宛如一道洪流,朝闫妄笼罩而来。

    嗡~

    遂赤龙咆哮,闫妄身周被一层若有若无的红光所包裹,持剑之手拖拉出令人眼花缭乱的残影,分毫不差的将一只只蝙蝠尽皆砍碎。

    砰!

    铿锵的碰撞,随着声响,两道影子暂时分开。

    激烈的战局暂缓。

    闫妄持剑俯身,嘴角溢出一丝嫣红,脸上涌现出淡淡的苍白之色。

    显然,刚刚一瞬间的爆发,纵然尽皆招架下来,但对他而言,也不是那么轻松。

    很大程度是还是因为,他没有跟这些东西交过手,没料到对方有这么一手。否则的话也不会受伤。

    不过那名吸血鬼也不好受,身体不自然的站立,衣服上满是破破烂烂的剑痕,若非他体质奇特,恐怕方才已经被闫妄砍成了刀削面。

    “我杀了你!”

    吸血鬼是个讲究人,他们漫长的年龄中,积蓄了大笔的财富。

    他们自誉为黑夜下的贵族,月亮的宠儿……,然而今天却被闫妄逼得狼狈到如此地步,吸血鬼如何不生气?

    “你可以试试!”

    闫妄抿着嘴,提剑站起,强先出手,在地上留下一个土坑,人如劲弩般窜出,长剑攒刺,携以无量威势。

    “哼!”吸血鬼分毫不虚,挥舞着锋锐的利爪,悍然迎上。

    砰!

    砰!砰!

    呸~

    闫妄来到他面前,在吸血鬼不甘的怨毒表情中,一剑捅穿了他的心核。“什么年代了,还活在上世纪?不知道有枪吗?智障~”

    夏普:“……”

    薇薇安:“……”

    蠢蠢欲动,准备出手的蕾娜:“……”

    可以的,这很他么的强势!

    ——

    “我记住你了。”

    蓦得,吸血鬼徒然诈尸,一爪掏出,抓碎了闫妄的衣服,但却被他内力崩开。

    索性吸血鬼一脚踹出,与闫妄彻底拉开距离,身体在半空中化作一团黑雾,迅速四散远逃。

    “这都不死?”

    闫妄没有在意被抓烂的衣服,满脸古怪的看着赤霄剑上挂着的,指头大小的血红色晶体残片,眉毛凝成一团疙瘩。

    书上可是记载过,吸血鬼的心核血晶,一般在有了等级,也就是男爵之上才会凝结。

    想要彻底杀了吸血鬼,除非破坏掉这玩意,否则吸血鬼可以通过吸食鲜血,或者沉眠等方式,重新恢复过来。

    他刚刚捅碎了这名吸血鬼的心核血晶,没看剑尖上还留着一块残片吗。

    但为毛这孙子还能活下来,甚至逃走呢?

    “算了,下次碰到再杀一次就行,想这么多干什么。”

    找不到原因,闫妄也懒得去想了。反正他刚刚趁机撒了一种药粉,黏在吸血鬼,狼人这人生物身上很难驱除,只要这家伙再靠近,他绝对能事先感觉到。

    夏普的态度,较之刚开始,恭敬了不知道多少,他将书册递给他,低声说道:“阁下,我找不出运送的货物里,有什么值得这些怪物过来抢夺的。”

    “找不到就不用找了,反正已经打退了他们。”闫妄笑了笑,毫不在乎的说道。“实在不行,你去问问那条狗,我看他还动弹着呢,应该还没死。”

    这话说的……。

    夏普嘴角一抽,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丫的,你是到戈达尔小镇的,我们不是啊。万一这群怪物,半路再上演一次偷袭抢劫,他们该怎么办?

    而且,躺着的那可是狼人,很凶残的。我们敢靠近吗?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比狼人还凶残……

    闫妄与他对视,叹了口气说道:“你别这么看我,我也没办法,只是凑你的车,去戈达尔小镇,因为我现在还不是正式的驱魔人。”

    蓦得,他眼珠子一转,心里冒出了一个主意。

    “咳咳……”

    他朝夏普勾了勾手指,在他耳畔压低声音说道:“你也知道,每次考核的驱魔人,暗处都有考察员记录我们的表现。我们没时间,但是她有啊,你可以试一试去找她。”

    夏普眼前一亮,期期艾艾的问:“那,那位大人现在哪里?”

    “你等等哈……”

    闫妄拍了拍他的肩膀,忽然捂着胸口,发出一声惨叫,脸色肉眼可见迅速变得苍白,魁梧的身体好似烂泥般,朝地上倒去。

    “??难道那他身上的血毒没有清除?”隐藏在暗处的蕾娜瞳孔一缩,来不及细想,瞬间从暗处冲了出来。

    在她无语的表情中,闫妄拍拍身上的土,冲夏普歪了歪头,美滋滋的点了根烟:“看,这不出来了吗,你们自己商量吧。”

    夏普:“……”

    蕾娜:“……”

    做人还能再不要脸一点吗?

    蕾娜呼吸粗重了几分,饱满的胸口随着胸膛的起伏颤颤巍巍,有种随时把这两只大白兔憋炸的感觉。( 无限制演绎 http://www.xuanshu2.com/3_3959/ 移动版阅读m.xuanshu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