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制演绎 > 1147:皇宫激战
    剔骨!

    闫妄徒然手腕一转,切剑斜点,斩向郝兴河持剑腕部。一直握着剑匣的左手,在这一刻若怪蟒翻身,阴毒的朝敌人软肋刺出。

    两路受袭,郝兴河有些措手不及,但好歹算是反应了过来,采取了最为稳妥的办法——后退。

    但退也不能就这么大刺刺的朝后撤,否则以闫妄的性格,绝对会步步逼近,直到将他逼到死路。

    却见郝兴河脚下一滑,剑身如鞭,甩出道道银光,虚实之间若毒蛇吐信。

    剑尖急促颤抖,在闫妄的剑背连续点了数次,终于将之格开,下盘拧胯,侧身避过软肋袭击。

    闫妄有些惊讶:“有意思,看来你这段时间,学了点新花样。”

    这种发力技巧,上次交手时,郝兴河完全不会,看来这段时间,有高人指点这厮啊。

    “给我死来!”郝兴河不闻不问,转守为攻,手腕转动间,兵刃在掌中划出一个圈,飘忽不定的朝闫妄裹来。

    当啷……

    阵阵金铁碰撞声接连响起,在这空荡荡的宫殿内传出老远。

    火星随着兵刃的碰撞,不断闪烁乍现。

    剑式变化实在太快,软剑的诡异特性,让闫妄有些防不胜防,一时间身上套着的外衣,已经被划出好几条寸许长的剑痕。

    反观郝兴河,表面上看算是没事儿,然而他现在握剑的手腕,一直颤抖个不停,仅仅被闫妄瞅到一点破绽,逼得他不得不与之硬抗。

    但就这么一剑,让他手臂酸麻无比,直到现在都有点提不起来力气。除此之外,他还必须要分神注意闫妄另一只手。

    郝兴河已经发现,这家伙手上的功夫,并不比剑技差多少,而且更加防不胜防。

    若非他一直提着警惕,闫妄方才抽冷子忽然出抓攀臂,恐怕会直接废掉他一条胳膊。饶是如此,郝兴河还是能感觉到手臂至今残留的剧痛。

    晚一点,只要晚一点。他的胳膊绝对会被捏断。

    别忘了闫妄手上,还带着钢铁手套呢,那倒刺般的指甲,只要刮一下,就是一道血痕,掉一条血肉。戳一下,就是个血窟窿。

    “别垂死挣扎了,我只是想抓住你,问几个问题。”

    闫妄看了眼左手,手套的铁皮上,方才因硬接那杀手倾力一刀,已经被砍出了道清晰的划痕。

    “呵呵。”

    郝兴河软剑甩出,若灵蛇攒动,再度攻了上来。

    砰!

    却见闫妄猛然跨步,一剑斩出,呼啸破空,不管不顾的朝对方脑袋上削去。

    化刺为挡,郝兴河双手持剑,立刻挺身举剑,以厚实的剑格挡住这可怕的一击。

    然而,闫妄的反应却再度出乎他的预料,这家伙竟然松手脱剑。

    见他双手如若恶虎攀山,三两并抓,练练抽错,转眼钳着他的手腕,拉扯攀爬,来到他的肩头,遂狠厉的一击锁喉,精准的卡在郝兴河的脖子上。

    闫妄指尖泛着冷光,一击得手,步步紧逼,在电光火石之间,已经拂过郝兴河周身关节,将之迅速卸掉。

    他忽而送手,膝顶袭腹,剧痛入脑,郝兴河脸色通红发紫,双眼瞪得好似铜铃般,哇的一声喷出簇殷红的鲜血。

    咔嚓!

    闫妄的鞋底,踩在他握剑的手腕上,随着清脆的骨裂声,郝兴河的右臂应声变成一滩红白相间的肉泥。

    眼看他毫无反抗能力,闫妄方才好整以暇的蹲到他面前,笑着说道:“剑法不错,但也止于不错。

    看你转动挪移之间,总有那么几分迟滞。想来应该是这部戏限制,所以导致你战斗的时候,很别扭不习惯。”

    郝兴河虽然看似全无反抗之力,可脸上倒没有太过慌张,反而冷冷的看着他,嗤笑道:“你杀不了我。”

    “为什么?”闫妄捡起地上的中兴汉剑,好奇的看了他一眼。

    郝兴河说道:“D级演员,可以付出一些代价,强行脱离一个剧本。”

    “有得必有失,代价想必不菲。”闫妄笑了笑。

    他这么说,是有依据的。

    毕竟作为主角的郝兴河,被他逼到如此地步,还不愿采取他所说的办法脱离这部戏。足以证明,代价真的很高昂。

    当初的元媛也是这样,她宁可选择合作,也不想就这么退出。只可惜她死的时候,丫都没反应过来。

    “你到现在还不走,我大概可以确定几点。”

    闫妄淡淡的说道:“你身上有可以恢复这种伤势的灵丹妙药,给你时间,足以让你恢复,连这种伤势,都可以恢复。”

    他指了指对方已经完全废掉的右臂,继续说道:“还有一点,你跟我差不多,应该都是搞清楚这地方到底是真假的探路先锋。

    来确定此地到底是真是假,或许你身上应该还有锁定此地位置的东西,以便于此地再度被砂砾掩埋,寻不到地方。

    你们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等转生林的大部队过来,悄悄的转移走。”

    说到这里,他笑了:“但是你没有猜到,朝廷会这么快派人过来。让你们的计划再一次的落空。”

    郝兴河一脸活见鬼的表情,落入闫妄眼中,他弯了弯嘴角,在他身上仔细的摸索了起来。

    不多时,闫妄手里捏着一个半透明的小瓶,打开一看,里头是两只虫子。

    不同于他之前,在古墓地宫中碰到的那种,可以吸食血肉的虫子。这两只小虫不过指头大小,身体表面是褐黄色的。

    “蛊虫?”

    闫妄联想到了一些中的神奇生物,据说有种蛊虫,分子母,若将之分开,在一定距离内,另一只虫子就可以找到对方。

    谁?

    他忽然脸色一变,下腰仰身,差之毫厘的避过一根箭矢。

    叮当……闷响入耳。

    闫妄低头看去,似是个铁球一样的玩意儿,在他脚下炸开。一阵浓浓的烟雾从中涌出,谨慎为上的他想也不想,抽身就向后退去。

    十几秒后,烟雾渐渐消散。

    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却是郝兴河被一个人拖着,迅速脱离闫妄攻击范围。

    “有趣。”闫妄抬起头,看着这个不速之客,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转生林?邪门手段倒是不少。”( 无限制演绎 http://www.xuanshu2.com/3_3959/ 移动版阅读m.xuanshu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