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其他小说 > 英雄联盟之最强混搭 >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一章内部危机
    “可是......可是这跟我们眼下要面临的危机有什么直接的关系吗?”赵云无比头痛道g。

    “我想,我或许明白了基兰老爷子的用意了。这并非是告诫我们悲观去看待面对危机的态度,而是让我们更完整的认识危机。最起码,在这之前,我们这些人,甚至更多人的内心里,都始终抱有一种想法,那就是费尽心机想着怎么一次性消灭危机。而现在知道了这些以后,我们不得不重新去审视我们对待危机的想法和做法。在一定程度上维持平衡,是最为理想的状态。如果贸然的只想发展壮大,带给我们的,并非是真正的美好局面。先对来说,除了一些外部因素的危机来说,其余部分的危机往往是因为我们的发展壮大留下的诱因造成的,在主动性和被动性来说,人类的发展终究还是掌控了一定程度的主动意义的。而外部因素的那些危机,我们只能听天由命。这就好像,宇宙之中存在无数我们未知的文明,假设有一个种族的文明远远超越了我们,而他们又恰好发起了对我们的毁灭入侵,我们将毫无抵抗就遭遇毁灭。试想,一个人要毁灭一个蚂蚁窝很难吗?可是,这个地球上,除了一个人之外,还有七十亿人,还有无数其他远比蚂蚁强大的生物。”琴女神瞬间心思沉重无比道。

    “姐姐,你这么一说,我们简直活着就是等死的局面啊。”莎拉女王稍微细想了一下,顿时就感觉人生失去了意义一般深感绝望。拥有这样想法的人,很明显不只是莎拉女王,赵云,蔚,王亚男等人很明显也被这样的巨大悲观情绪笼罩其中。

    “为什么不想想,地球上照样生活着远超人类数量的蚂蚁呢?”瑞兹院长开导道。

    “还是师傅老人家智慧过人。琴受教了。”琴女神绝世聪慧,很快就从瑞兹院长的言语中窥探到了生机。而这短短的一句话里,焕发而出的生机,琴女神感知道,还不只是冲淡了在场的众人浓郁的悲观那么简单。

    瑞兹院长难得的泛起一丝浅浅的笑意,疼爱有加看着琴女神。对于自己这个养女,估计也怕是瑞兹院长内心里仅存的牵挂了吧?

    “那么,说这么多,我们现在到底要怎么做啊?”蔚已经快被这样的谈话气氛折腾得抓狂,顿时无比郁闷道。

    “未知,本身给以了我们恐惧感的原因是,我们对于不了解的事物感到茫然。可是当我们积极去学习,发展,掌握更多未知的东西以后,未知带来的恐惧也在消散。虽然我之前的说辞让各位会以为,发展壮大看上去不是好事,但看待问题,终究还是要相对而言,我们既然无法永远消灭邪恶,但是我们可以在对抗邪恶的进程中尽可能占据上风,更多意义上掌控平衡的主动性,这对于我们来说也是有巨大意义的。所以发展肯定是势在必行的。同时,人类始终还在继续进化,或许有一天我们能够真正做到绝对的统一也说不定。最起码,在地球的人类文明当中,已经在几百年前就萌生了这样的思想,那就是共和共产的社会体系。只要有这样的可能性,就预示着很有实现的一天。当这一天来临时,或许我们就可以更好的掌控来自内部的危机和隐患诱因,最起码,很大程度上削弱内部的危机。从而更多力量去对抗来自外部的危机。如果一个种族文明不能到达这样的高度,毁灭终究是在劫难逃的宿命。我之所以谈及这些,是希望我们做好更持久长时期奋战的准备,这如同女娲计划一般,不是一场战斗或者一次战争能够解决的,而是关乎到更深远的未来局面。而我们当下,该做的,还是要去做。”时空老人基兰老爷子道。

    “明白了。就是搞好心理建设嘛。”赵云此刻心里是满满的想吐槽。给这老爷子一折腾,差点怀疑人生,整个世界观价值观都崩塌了。还真是读书多的人,说起道理来都是那么的骇人听闻。

    当然了,赵云也并非就真的觉得时空老人基兰老爷子说道的这些毫无实际意义。实际上,经历这一番谈话,他领悟到了很多从未想过的问题。最起码,思维的层次和角度,已经发生了蜕变。在场的各位里面,或许也就是素来以简单粗暴彰显自己的蔚警官显得从头到尾承受折磨和茫然之外,其他人或多或少都陷入了深沉的思考。

    “那我回基地吧,先找张一凡将军,该准备的还是要准备,符文之地这边,辛苦下师傅您老人家,跑跑各个国家,也让他们尽快的准备起来,这不只是我们任何一方的战争,是我们所有人的战争。”琴女神打破沉默,虽然领会了时空老头基兰老爷子说这么多的用意,琴女神心里也思绪复杂,但是眼下的事情还是迫不及待需要去做的。

    “各位,这些时间跟大家相处在一起,非常愉快。我之前呆在时空神殿里虽然也不是多么寂寞,但是能有朋友一起分享还是非常值得高兴和荣幸的事情。自从这次我意外的勘破时空神殿的进出秘密以后,我现在反而迫不及待想再次回去时空神殿了,符文之地的现状虽然和平了,但是各个方面的知识进化还是很欠缺的,我想回去以后,静心下来好好研读时空神殿里面诸多的典籍,或许,我能找到更符合我们的综合情况的发展道路。战争如果一直持续,这都我们而言,终究意味着会有牺牲,我希望能找到一条真正的和平之道,符文之地的现在,各个国家和地区之间和平共处,也让感悟道,或许战争真的是可以消灭的。最起码在很多年前,甚至更久远的历史进程里,符文之地从未真正和平过,而现在,我们众享太平。虽然仅仅是个开端,如果我们能够保持符文之地的和平状态,延续下去,为什么不能将这样的方式,蔓延到更多的国家和地区去呢?甚至是跨越文明。所以,见谅这次我无法在此和大家共同作战了。”时空老人基兰老爷子道。

    “你想好要回去了吗?”瑞兹院长认真看着这个跟自己很有话聊的老伙计道。真要说起来,如今的符文之地上,能和瑞兹院长平起平坐谈得欢愉的人,真心不多。远在华夏基地的翠神老爷子算一位,在恕瑞玛的千古一帝阿兹尔也能算一位。弗雷尔卓德要是冰晶凤凰艾尼维亚还活着的话,也能各种话题交流交流。再然后,就得算是这位时空老人基兰老爷子了。准确说,其他几位,大多都是机缘巧合活得久,所以多了各种话题能和瑞兹院长聊聊。但是要说博学多才见多识广睿智又话多,还是基兰老爷子。所以格外难得的,瑞兹院长和基兰老爷子之间,算是很难能可贵的一对朋友。

    “是的,时空神殿里既然有那么多的知识可以提供给给我们解惑,指引,为什么不去呢?别的其他人也去不了不是?再说了,能在时空神殿里耐得住寂寞的人估计也很稀缺啊,老朋友你倒是很沉稳,不过这里更需要你,我反正留下来作用也不是很大,所以这枯燥孤单的事情就交给我吧。反正我也能享受在孤独中专注沉浸知识海洋里遨游。”基兰老爷子个头不高,却是靠近瑞兹院长身边,拍打了两下老友的臂膀,以示不舍。

    “那我们就各行其事吧。”瑞兹院长和老友点头致意,然后又慈爱的摸了摸琴女神的头发,泛起一丝浅浅笑意,随后,开启传送阵,带着赵云莎拉女王等人前往下一站。

    “小女娃子,加油啊,我很看好你们。对了,等你家男人回来了,告诉他,抽空来时空神殿找我一趟,我有很多话想跟他好好聊聊。他是我们当中对符文之地和地球文明都知悉得比较清楚而又去过时空神殿的人,这或许是一个契机。”现在就剩下基兰老爷子和琴女神还没走,基兰老爷子慈眉善目的看着琴女神笑呵呵道。

    “老爷子,其实你刚刚还有很多话想说的,对吧?”琴女神好像扑捉到了什么,发问道。

    “是,也不是。因为我发现,很多事情我们都解释不清楚,说在多,终究是给大家徒增烦恼罢了,所以干脆不说了。这也是为什么突然决定要回时空神殿的原因吧。不过,我整体上还是看好我们的,毕竟,这次离开时空神殿回到符文之地以后,我已经看到了太多神奇的事情发生了,而且大多都还是正面意义的事情。符文之地上,战火始终牵绊在岁月中,而现在难得的出现了和平,而且,我们和华夏,和地球文明有了和睦的合作,这不得不说是另外一个伟大的奇迹,在这之前,我是怎么都不会相信会有这样的一天的。跨越世界的和平,更加稀有和值得去守护,或许这也是华夏饱受沧桑后无比珍惜和平的缘故,而巧合的是,符文之地诸多国家和地区也有这样的急迫苛求,一拍即合有了如今的局面。而你的小男人,在这个过程中,起到了无比重要的作用,他已经不知不觉中,关系到了两个世界的和平和未来,看来当初我预感到一丝模糊的天机后,在他的身上放了时间魔法的能量是对的。相信我,女娃娃,你的男人应该走得更远,甚至,他比我们都要走得更远。在我们多少都有些沉浸在一时的和平,满足于当下盛世的时候,是他提出了女娲计划,这个思路,在符文之地或者华夏未来的进程中,意义非凡。所以,也请你相信他,甚至是,追随他。如同我一样,我已经把自己作为一个他的追随者去看待,他现在前往深海了,很多事情无法等着他一个人来完成,那么我们这些人,是时候替他分担一些了。”基兰老爷子语气平和而亲切,而这亲和的言语之中,透露出来的关切和博爱,责无旁贷的大义,令人肃然起敬。

    “我会的。老爷子你要保重。”琴女神感激道。此时此刻,她被一种巨大的温暖包围。基兰老爷子让她知道,其实一直到现在,在追求和平的道路上,拯救符文之地的万千生灵的道路上,在所有的风雨飘摇的岁月里,她始终不是孤单一人。

    “还有啊,我隐约的感觉到一丝危机,你们要时刻保持小心。危机,不只是来自外界,也有可能来自内部。再见了,女娃娃。”基兰老爷子说罢,身体周围泛起一圈奶白色光芒,随后消失不见。

    “内部?”琴女神却是被基兰老爷子的这临走时刻的一句话给一时之间陷入了糊涂。

    “我说你们啊,能不能让我消停几天啊,现在疫情收尾的工作还在进行,还没闲下来,你们又搞出个女娲计划,我这是忙的脚不沾地,现在又来?还让不让人活了?”张一凡见到琴女神以后,听闻一番述说后,张一凡顿时就感觉脑袋炸了,禁不住关了办公室的门对着琴女神吐槽起来。

    “不是我们要折腾,是有敌人毁我和平之心不死。我们总不能就此罢手,坐着等死吧?一凡大哥,知道你辛苦,可是这事儿我总不能越过你去找上面的首长吧?就算是我去找了首长,八九不离十还不是最终落到大哥你身上来。”琴女神对张一凡是无比的熟悉了,来往这么多年,各种基于和平的合作自不必说,抛开一切杂务之外,琴女神不还是张一凡的弟媳妇不是?

    “哎,这事情大了去了啊。我多少算是陆军方面的人,海军真不是我擅长的领域,这样吧,我先跟上级首长说明情况,后续估计会派个海军方面的人来处理的,我顶多算是居中策应。你说这张家明也是,啥都没搞个清楚明白,着急忙慌的他一个人带着几个伙伴就一头扎进深海里去了,要是出个什么意外怎么办?撂下一大摊子乱七八糟的事情就让我们给他打下手?再说了,真要是前往深海,这要调动的海军可不是随便喊几个海军突击队,弄两艘海船那么简单。照你说的这个架势,核潜艇最起码得调遣两三艘来,其他的各种舰队也得不少,而且还得备齐战斗弹药,哎,我想想都头疼。”张一凡继续按耐不住的吐槽。

    “那就辛苦一凡大哥了。我就在这里等你消息?”琴女神笑意盈盈道。

    “等着啊,你可别再跑了丢下我一个人在这里啊,不然等下海军方面真要是来人了,我找谁去?对了,话说真要是出动各种舰队,能不出差错弄到符文之地去吗?”张一凡表示担心道。

    “如果只有一个人的话,估计有点难,不过现在师傅他老人家在,应该是不成问题的。我倒是担心,我们基地这附近可是没海没河的,这海军舰队就算是要派遣来,能最近抵达什么地方?”琴女神随即提出一个新问题道。

    “别提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只要想做,肯定是有办法的,让海军方面的人去操心吧,反正我现在总算是看明白了,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其他的事情能不费神就别多想,实在是忙不过来了都。”张一凡摇头表达着自己的不愉快道。

    “嘻嘻,一凡大哥也就是嘴上说说丧气话,真要是出了什么事儿,你肯定跑得比我还快呢。”琴女神毫不留情拆穿张一凡道。

    “得了吧,要说跑得快,我铁定怎么也是跑不过你们的,没见前段时间你男人在香港闭关,是谁一溜烟就不见了的?”张一凡反击道。

    “坏人,看破不要说破嘛。好了好了,赶紧联络吧,现在我师父在符文之地联络各国,我们就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真要说情况危急,也是很非常危急,深海里万一要是出任何一点意外,他们都将面临绝地。”琴女神本想跟张一凡这个老大哥撒娇一下,随即意识到当下的紧急情况,脸色有认真起来。

    “我这就去,等我。”张一凡可不是混不吝不知轻重的人,当即就打开办公室的门去跟上级首长请示汇报去了。

    琴女神趁着短暂的空闲,拿出手机很快和身在符文之地的各好友,还有一些目前分布在华夏的必要人士都进行了联络,简单说明情况下,召集大家齐聚商讨对策。聚集地点,正是华夏基地。

    “爸,这是什么情况?”江明朗匆匆忙忙赶到父亲所在的办公室,兜头就问。

    “组织里好像出了什么大事儿,没跟我们细说,就是让我们搭理好各方面的事务,保证女娲计划的正常进行,另外,还把一些西北地区西南地区的事务也分配给了我们,抽调出去的人手,好像都去基地了。我这忙得不可开交,你也多少是该为江家,为祖国效力的时候了,用人之际,所以我特地把你紧急召回,是希望你承担起责任,我想把刚刚分配下来的西北地区的所有事务交给你来负责,你觉得如何?”江建山严肃认真道。

    “可以啊,我早就期待这一天了。本来我还想跟您老埋怨,这好好的,把我安排去公司总部干嘛,都是成熟的公司,压根没啥需要我操心的,自从资金回转以后,公司上上下下又很快恢复了正常运转,而且华夏方面补充进来的这些高管,业务能力非常强,要不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我或许多少还需要留神他们架空公司捣乱什么的,现在都是一个阵营里的,我们这点小锅小灶的,提防人的资格都没有。”江明朗很兴奋道。

    “这样吧,你安排行程,先去西北地区全程跑一圈,熟悉你要掌握的所有信息,督促工程该建设的保质保量正常进行,科研项目什么的,也要叮嘱他们,不要松懈,资金审批什么的,组织有人专门负责,不用我们担心,各项物资的配给目前基本也是顺畅的,主要还是一些有待解决的问题,比如中基层人力,你能想办法解决的,抓紧时间解决了。等西北方面的事情忙得差不多了,你赶紧回总部这边来,我始终感觉,组织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们去做。”江建山言语里透着关切,终究不放心儿子,将稍显杂乱的思维方向也给儿子做了个战前准备。

    “爸,你是在担心什么?”江明朗如何不懂父亲的言语之中透露出来的浓重?

    “说不清楚。组织现在可能正在面临什么巨大的问题,奈何我们现在能力微薄,估计是帮不上忙,组织上的人只是让我们完成这项力所能及的事情,其他事压根没提,我特意询问了下同盟的其他成员,虽然我们都不熟,但是毕竟是同盟的,但是看他们的意思,他们也是临危受命接受到了额外的任务,对于突发了什么事情,他们也不知情。我们的能力还是弱啊,弱到连到底发生了什么知情的资格都没有。”江建山沉重道。

    “爸,您的意思是在我们的处境感到担忧吗?还是说,您对同盟组织对我们的信任不够感到担心?”江明朗一时之间有点摸不准自己父亲的意味道。

    “这或许是我不切实际的矫情吧。回想我们千达集团,就在今年年初,依然还是风口浪尖站在巅峰一般的存在,要说我完全没有骄傲自豪之心,太过于虚假。这或许就是坐井观天的青蛙,最终有一天跳出了这口井之后发现天外有天,世界之大超乎想象,然后难以抑制的生出一种羞愧和自叹不如的挫败感。我对同盟组织并无其他个人情绪上的负面担忧,相反我很兴奋加入同盟组织,我们现在所有在做的事情,对比起以前只是为了积累财富,实现一些自以为还不错的家国援助,实在是微不足道了。我是想,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融合进这个同盟组织啊。对比起他们,我们这些被招募加入的家族,财团,公司,与其说是盟友,更有点像是这个同盟组织的成员,很多台面上的事情,我们帮不上忙,自然也就没必要知情了。女娲计划,浩瀚深远,我们不能辜负这难得的幸运使命。可是现在,我不只一次的生出无能为力的感觉来。明朗,你说,是不是我已经老了?”江建山颇为感伤道。。。

    :( 英雄联盟之最强混搭 http://www.xuanshu2.com/3_3457/ 移动版阅读m.xuanshu2.com )